博胡米爾.赫拉巴爾(Bohumil Hrabal,1914-1997)

曾被文豪米蘭.昆德拉譽為「我們這個時代最了不起的作家」的捷克作家赫拉巴爾,完美詮釋了何謂大器晚成。他擁有法學博士的學位,卻從事過倉庫管理員、鐵路工人、列車調度員、廢紙收購站打包工等十多種不同的工作,一直到49歲時才出版了第一本小說,其文學成就卻足以與米蘭.昆德拉、伊凡.克里瑪並稱為捷克文壇「三劍客」。

有別於另一位以戰爭與腐敗社會為題材寫作諷刺文學《好兵帥克》的捷克文豪哈謝克,赫拉巴爾多樣的工作經驗為他的創作提供了源源不絕的養份,而他「接地氣」的生活,也使他的小說充滿了濃厚的土味與捷克風情,展示、記錄了20世紀捷克的樣貌,堪稱「最有捷克味」的捷克作家。

赫拉巴爾的作品深入社會底層,大多描寫普通、平凡、默默無聞、被拋棄在「時代垃圾堆上的人」。有人用利刃、沙子和石頭,分別來形容捷克文學三劍客昆德拉、克里瑪和赫拉巴爾,赫拉巴爾像是一塊石頭,用石頭砸穿卑微粗糙的人性。曾在底層打滾過的赫拉巴爾,深深融入這些小人物的生活,對這些人寄予同情與愛憐,再以文字發掘他們心靈深處的美,刻畫出一群平凡又奇特的人物形象,就像《過於喧囂的孤獨》中,那位著名的廢紙工人。

經典之作與最新譯作

我之所以活著,就為了寫這本書

1954~1958年間,赫拉巴爾曾於布拉格一處廢紙回收站當了四年打包工。他工作後不久,便產生了寫這部小說的想法,這個想法在他腦海裡醞釀了二十年之久。廢紙回收站的四年生活給他的感受如此之深,使他一直沒有放棄這個題材,而是不斷地加以補充,反覆進行深刻思考。

這是一個愛情故事——老打包工漢嘉和他經歷過的情人,他的工作,他的時代,還有他當作廢紙打包的書,以及他的生命。

人生的壓力和變幻,幽微成欣慰

小器的餐廳老闆、美麗優雅的夫人、萬年影痴、活在昔日榮光的自負畫家、喜好囤積舊貨的怪人、一心想擺脫專橫妻子的膽小丈夫、頭戴白色禮帽的神祕客、為一頭被射殺野豬的歸屬而爭執不下的兩個狩獵協會......

典型赫拉巴爾式的誇張人物形象,加上鮮明的鄉村場景,搭配口語化的對白和方言俚語,赫拉巴爾寫出一篇篇令人難以置信或捧腹大笑的幽默人性故事,來反應他對生命的熱愛。

改編電影得獎的作品

赫拉巴爾一生創作無數,而捷克電影新浪潮的著名導演伊利曼佐,也將赫拉巴爾的作品悉數搬上了大螢幕,並屢獲各大影展肯定,也可以說二十世紀的捷克影史,同樣與伊利曼佐,還有赫拉巴爾綁在一起。小說《沒能準時離站的列車》同名的電影於一九六六年獲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 另一部由小說《售屋廣告:我已不願居住的房子》改編的電影《失翼靈雀》,於一九六九年拍攝完成,卻在捷克冰封了二十年,解禁後,隨即獲得一九九○年柏林影展最佳影片金熊獎。二○○六年,改編自他作品的最新電影《我曾侍候過英國國王》上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