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令人瞠目結舌的金融驚悚巨著!

博客來選書

未命名 1

$德意志銀行2019年淨虧損53億歐元。
$德意志證券2020年8月17日終止台北分公司所有業務。
$德意志銀行計劃到2022年底在全球裁員約1.8萬人。
$自金融危機以來,德意志銀行因不當行為而遭判罰的罰金,已達180億美元。


它是一座黑暗的金融巨塔
也是下一波全球金融風暴的引爆點
這頭世界金融體系中最大的投機巨獸,正準備將所有人都吞噬殆盡……

2014年,一個下雨的週末,德意志銀行的一位高階管理人被發現在其位於倫敦的公寓上吊自殺。比爾.布羅克斯密特曾經致力於將這間擁有150年歷史的金融機構,打造成全球金融巨頭。他的死亡是個謎團,而銀行使出一切手段阻止調查,是更大的謎團。事實證明,布羅克斯密特,知道的太多了。

在此書中,作者大衛.恩里奇揭露了德意志銀行種種真實發生的勾當,以及其邁向滅亡的過程。他追溯該銀行的歷史,從1880年代開始,支助一個不斷投機的美國開發商;幫助納粹建造奧斯威辛集中營,以及買通東方集團。他揭開了1990年代,德意志銀行為了打入華爾街,如何透過一系列的手段,以犧牲道德與法律為代價,獲得了成功的過程。

後來,德意志銀行開始操縱市場,協助恐怖主義政權,欺騙投資人,欺騙監察機構,甚至替俄羅斯高官洗錢。為了打入美國市場,德意志銀行在長達20年的時間裡,都是唐納.川普背後最大的金主,提供了數十億的貸款,且多數根本無法收回。

《黑暗巨塔》是一本過去從未見過的巨著。講述了德意志銀行如何化為全球金融最魯莽與罪孽最為深重的存在——背後隱含的金融危機風險,甚至比金融海嘯時期的雷曼兄弟更為嚴重。

更恐怖的是,這個炸彈尚未真正引爆。

精采試讀

德意志銀行創立後的120年裡,大致只對德國和歐洲其他公司貸款,說的廣泛一點,只是融通資金,推動基礎建設和開發計畫而已。但是這些業務獲利不豐,因此從1980年代末期,這家以代表國家榮光而自豪的銀行受到華爾街的利基誘惑。召喚魅力十足的業務員艾德森.米契爾和他的助手兼至交布羅克斯密特,領導一群美國人,進入德意志銀行,推動改頭換面的重大改造。不久之後,德意志銀行就和大力衝刺的美國投資銀行競爭,交易股票和債券,推銷各式各樣、大小不一的複雜金融產品。英文取代德文,變成了德意志銀行的官方語言,權力中心從法蘭克福和柏林,移轉到倫敦和紐約。讓一向發號施令的德國工業家、銀行家、工會領袖和政客苦惱的是,德意志銀行的高層職員逐漸充斥著美籍投資銀行家和交易員,高風險的交易變成了目的,而不是服務客戶的手段。

這種新策略的運作很順利──到出現問題為止。德意志銀行的投資銀行家和交易員年復一年創造新紀錄,很快的,華爾街部門開始負責創造德意志銀行的大部分營收和獲利。高階經理人和一般交易員變成富翁,股東也跟著發財。

但這種情形是貪婪、草率、傲慢和犯罪所推動的成長,報應降臨時會十分殘酷。德意志銀行的冒險已經失控,是多年來不計成本賺錢的錯誤管理產物。痛苦的財務決定已經賭上了遙遠的未來,電腦系統彼此不相通聯,德國籍和美國籍的高階經理人彼此也不溝通。經理人得到鼓勵,樂於規避責任。不同子公司互相爭奪業務。即使根據華爾街是非不分的標準來看,德意志銀行對客戶信譽漠不關心的程度,也已經到了令人震驚的地步。德意志銀行很快就會捲入跟洗錢、逃稅、炒作利率、炒作貴金屬價格、炒作外匯市場、賄賂外國官員、會計詐欺、違反國際制裁、剝削顧客、剝削德國、英國和美國政府有關的弊案中(還不只如此而已)。容許這種犯罪行為的企業文化,和容許德銀成為川普主要金主的企業文化之間,有一條直線連接起來,等到川普就任總統時,德意志銀行的生死存亡已經成了問題。

本書描述德意志銀行興衰起伏的故事,說明是那些人把昏昏欲睡的這家德國銀行,改造成後來一度稱霸世界的最大銀行,但是這些人也為德意志銀行後來的慘劇鋪下坦途。本書也描述一位居心善良而誠實的人試圖拯救這家銀行、卻無法拯救自己的故事,也探討他的兒子為了了解父親的死因,著手追查的事跡。本書也描繪德意志銀行對整個世界的影響,包括對已經去世的人、對注定會失敗的公司、破產的經濟體和美國第45任總統的影響。

各界推薦

宛如在真實的世界裡上演著驚悚般的電影情節!若非作者盡思極心由大量訪談與情蒐中抽絲剝繭,揭露這些暗藏在表象之下的來龍去脈,或許我們都將難以理解川普一次次總讓專家跌破眼鏡?其背後蘊藏多少政治與金融勢力在悄悄運作著?我並非陰謀論的愛好者,但此書描繪之鉅細靡遺,不得不令人為之驚嘆!——暢銷財經作家 安納金
在此書中,作者講述了世界上最強大的銀行之一,是如何偏離正軌,透過不顧後果的與川普搭上關係,進而威脅到我們的金融體系以及民主。邪惡的迷人,卻又無比真實,是一個會讓你夜不成眠的精彩故事。——《惡血》作者約翰.凱瑞魯
作者以令人信服的筆法,展示出這間不受約束,充滿野心的銀行,是如何從德國金融的支柱,變成一間完全不計後果的賭場。在裡頭,愛恨情仇與犯罪,不斷滋長。——《紐約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