獻給「尋找心靈入口的人」

【獨家首賣56折】

前所未有的「心靈使用手冊」
作者彭明輝的心靈追尋傳記

獻給「尋找心靈入口的人」
心靈的捷徑不在洞窟裡,不在良知裡,而在文學、藝術、哲學鋪成的文化史中

請跟著彭明輝老師,
跨越哲學、文學與藝術,探索內心的情感、欲望與靈性,
認識自欺欺人的陷阱與幻覺,瞭解古今哲人精神昇華的管道!

藉由梭羅、陶淵明和華茲華斯作品中的精華,刻劃心靈與精神世界的實況;透過托爾斯泰、杜斯妥也夫斯基和卡繆的小說,以及塞尚、梵谷和貝多芬的書信與作品,呈現人類內心世界的淵深、遼闊與崇高;引述科學、哲學界的重要發現與歷史事實,深入淺出地勾勒人性的關鍵事實。

如何與自己的各種可欲相處?彭明輝帶領你一路探索屬於自己的「欲望的美學」!

據說神跟我們分享祂的靈,然而卻沒有附贈心靈使用手冊,以至於我們在自由意志與亞當、夏娃的原罪裡折騰,走不出靈肉衝突的煎熬。

這本心靈使用手冊可以讓我們瞭解如何與自己的各種可欲相處,以及如何善待身邊親人的可欲和軟弱──在必要的時候,給予自己和他們關鍵的支持和鼓勵,而不是誤導他們去飛蛾撲火;在自己和他們軟弱時,給予諒解和安慰,而不是苛責或縱容。

在人文與藝術領域摸索了將近五十年之後,彭明輝在前賢的生命裡感受到深刻、莊嚴、崇高的情懷,因而篤信唯有兼融文學、藝術與哲思的薰陶,才能培養出洞視內心活動的敏銳自我覺察,促成心靈的成長和精神、情感的昇華,從而獲得內在的滿足並提升生命的意義與價值;也唯有在培養出這些能力之後,才能自主地調節生理與心理的本能欲望,使它們獲得適切的滿足而避免對人性產生不必要的壓迫,同時又不會耽溺於本能欲望而辜負個人更高的生命意義與價值。

精彩內文

也有涯,欲也無涯──欲望的取捨與抉擇

效益(功利)主義之父邊沁曾說,人生的目的(與最大的善)是:「最大的快樂,最少的痛苦。」依據此說,只要納粹屠殺猶太人時所獲得的快樂遠超過猶太人所經歷的痛苦,這個大屠殺就會變成是值得肯定的善。這個推論何等荒唐?

顯然快樂與痛苦的程度(強度與延續度)並非取捨抉擇時的唯一考量,還有其他同等重要或更重要的因素需要考量。伊比鳩魯(Epicurus, BC341-BC270)在〈致梅瑙凱〉這封信裡提醒我們:「我們必須要省思欲望的種類,它們有些是虛幻的,有些是自然的;自然的欲望中有些不是必要的,有些是必要的;在自然且必要的欲望中,有些是達到幸福所必要的,有些只是為了緩解身體的不適,有些則僅僅只是為了確保生存。能清楚分辨這些欲望的人,將會把一切的選擇和規避導向身體的健康和心靈的寧靜,並將這兩者視為幸福人生的總和以及最終目標。」

的確,人必須認識欲望的種類,善加揀擇與取捨。然而就像尼采質問過的,為什麼人生的首要目的不是無畏於痛苦與艱難,竭力追求生命的價值與意義,以及人性的尊嚴,而是只想要身體的健康和心靈的寧靜? 如果人生只是為了心靈的寧靜,而沒有其他值得追求的,生有何歡,死何足懼?

聖嚴法師(1931-2009)曾說過跟伊比鳩魯類似的話:「需要的東西並不多,想要的東西非常多;需要的東西應該要,想要的東西不重要。」問題是,需要跟想要的界線在哪裡? 我們又憑藉什麼方法、準據去研判需要跟想要的界線?

山下英子(ゃましたひでこ, 1954-)的「斷捨離」,似乎也跟聖嚴法師相呼應。她畢業於著名的早稻田大學,卻因為太在乎別人的看法而一輩子活得很辛苦。年輕時她一心要逃離母親的壓力,三十六歲時又逼著先生搬出婆家,逃避有高度操控欲的婆婆。後來姊姊和外甥女的過世,才讓她覺悟到自己最大的負擔是太在意別人的看法,整個心裡都被塞滿了不適合自己的成見。

接著父親與公公相繼過世,媽媽和婆婆相繼罹患癌症,先生的健康和自創的公司都有問題,通通需要她幫忙,於是她只好在崩潰邊緣又苦撐了十一年。有一天她獨自到佛寺靜修,知客僧給了她一套僧服,她突然覺悟:「原來我需要的東西,竟是如此之少。」於是她決定放下內在與外在所有不必要的包袱,輕鬆自在地為自己而活。

婆婆過世後,她毅然決然離開先生的公司,挪出時間來實現自我,並且用自己的心得協助鄰居走出各種困境。後來她又把母親接來住,因為她已經學會跟母親相處的訣竅。

斷捨離是手段,而不是目的。捨離不必要的可欲和責任,以便有時間和精力活出自己;捨棄次要的,避免它們排擠了更重要的。

然而什麼是「實現自我」?為什麼實現自我比一切的責任都更重要? 人生可以有的選擇那麼多,你要如何取捨,如何評量它們的價值與先後? 譬如,離開丈夫的公司而接來母親,還有時間去關心鄰居的主婦,這樣的取捨是對的嗎?斷捨離的最終目的是什麼?

如果只是為了輕鬆自在,不如出家。不出家,就是因為世間還有值得追求的人生目標,還有一些責任就是不該輕易放下。另一方面,假如斷捨離之後有機會培養出新的能力,甚至找到更值得追求的人生目標,讓生命的意義和價值獲得提升,這顯然是值得的。不是嗎?

聖嚴法師的四要只是解決貪念和得失心,而沒有回答在家眾更根本的難題──如何分辨眾多可欲和責任的輕重、先後,甚至找到比既往更值得追求的人生目標?事實上,人生的困擾不是因為需要,而是因為沒找到真正值得追求的可欲。若把想要都當成煩惱與無明,它似乎不重要;然而人類就是因為想要,才創造出豐富的精神文化,提升生命的價值。所以,想要的並非都不重要──釐清想要、安頓好想要,才能安頓人生的意義與價值,從而安頓心靈與煩惱。

緣此,斷捨離只是緩解當下超載的痛苦,捨離可有可無的欲望和滿足,以便看清楚生命裡最想要且最重要,同時又是最值得追求的目標──就像齊克果二十二歲時在《日記》裡說的:「重要的是瞭解我自己,瞭解神真正要我做的事;重要的是找到屬於我的真理,以及我可以為之生,為之死的人生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