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尼默:「世間的關係裡,能拿捏好尊重與佔有慾的,只有樹與讀者的距離。」
一本描繪「從樹到書」的溫柔情書
獻給喜歡樹,也喜歡書的你

⁂ 波隆那書展拉加茲獎漫畫類首獎、金鼎獎得主阿尼默最新圖文力作
⁂「台文繪本」新標竿:台文作家鄭順聰審訂、金曲歌王廖士賢朗讀

「袂記得經過偌濟秋冬/阮才會當來到遮/斟酌看著你的/耳佮喙/鼻仔佮目睭
 你嘛恬恬看著阮/阮想欲予你看著我的心腹/閣有/坦白的靈魂」

《情批》是一本極其美麗的詩繪本、也可以說是一本搭配詩文的作品集畫冊;書中最初的幾幅畫作曾於2018年個展「白馬屎」中展出(最早的一幅煙花樹創作於2017年),後來入選2019年義大利波隆那插畫展。從這些圖開始,阿尼默在心中慢慢醞釀編織出一個完整的敘事線。

在完成《小輓》後,他繼續找資料、取材、琢磨。「白馬屎」的系列畫已經美得驚人,那些如同煙花、如同繾綣髮浪……既具象又抽象、姿態各異的樹木們讓許多觀者、甚至創作同行也讚嘆不已。

而有了書概念後,阿尼默新添的畫面更是嚇人的美。開端的三幅山海圖實為一長卷連作,後半段的林地、伐木池、運材的火車軌道、紙廠、老式印刷機……在乘載敘事和說明性的同時,畫面的藝術之美完全沒有任何減損。

最後,佐以文字,成了一本描繪「從樹到書」的溫柔情書。阿尼默透過完成這本名為「情書」的「書」,向台語文、樹木、書冊,以及整個伐木造紙印刷製版的過程真心表白。

「表白從來不是本能,如果有人對你表白,無論喜不喜歡,請要善待,因為那是一條經歷千山萬水,才能來到你面前的路。」──阿尼默

請你恬恬仔聽

「情批」是「情書」的台語發音。
在台中旱溪附近長大的阿尼默,閩南語輪轉得不得了。
他說自己若沒有畫畫,就會成為台語歌手(他還夢過黃乙玲教他唱台語歌)。

這次他以書中的山海長卷和封面圖為素材做成動畫短片,
並邀得他心儀的金曲獎最佳台語專輯得主廖士賢做聲音演出。
不管是否熟悉台語文,都請一聽這道地腔調氣口朗讀的台語詩。

《情批》內頁試閱

阿尼默作品

小輓:阿尼默漫畫集

小輓:阿尼默漫畫集

2020波隆那書展漫畫類首獎,阿尼默構思十餘年、埋首三年,從三個面向刻畫「死亡」。

SOUP DU JOUR 本日濃湯:阿尼默畫作明信片集

SOUP DU JOUR 本日濃湯:阿尼默畫作明信片集

28張幽默諷刺系列拼貼畫,可成冊欣賞,也可撕下作為明信片。

【OKAPI】更多阿尼默


「創作《情批》,我把從小到大喜歡過的人都寫一遍。」──專訪阿尼默
文/MaoPoPo

Q:《情批》裡有些畫作曾於你2018年的「白馬屎個展」展出過,是怎麼從幾張畫衍伸成繪本的呢?「從樹到書」的概念是一開始創作白馬屎系列就有的嗎?

A:我喜歡山,開心難過都去走一下,在體力慢慢枯竭時,思想自然而然消失,只能專注腳下的每一步,像禪。有一陣子無論什麼工作來,我都先畫一棵樹,白馬屎個展中展出其中我喜歡的幾棵,後來,慢慢地,我擁有愈來愈多樹,在形成森林的過程中,有了故事,也就有了《情批》。

穿過萬水千山來看你──編輯談阿尼默的──11月選書《情批》
文/MaoPoPo

認識阿尼默很久,等他出書也等了很久,掐指算一算,有十來年了吧。先前他全心投入三年多畫了《小輓》,這本很不一樣的漫畫2019年底出版後嚇壞許多人,尤其是內行人,不分國內外。一年後,他再度讓所有人眼睛一亮,捎出了一封絕美的《情批》。


「不工整」是故意的?專訪阿尼默:「除了自由,我也想把圖畫得很大器。」
文/王昀燕

阿尼默是一個物慾極低的人,每月只靠畫兩張副刊插圖來維持基本生活開銷,其餘時間,他盡興拿來從事純藝術創作。他作息規律,一早起床,吃早餐、遛狗,接著開始作畫,晚上11點入寢前,除了簡單吃食,他有大把時光得以創作。

自小喜歡畫畫,但阿尼默坦承,兒時畫圖是為了掌聲,並非出於真心。「直到某天午後,我把音樂開得很大聲,隨著音樂一邊跳一邊畫,心裡面沒有任何東西、任何想法,有一種純粹的快樂。」。

時間送給夜晚的禮物──孫梓評談《小輓》

沒有一次讀阿尼默的圖而失望。

平日他接受副刊邀請繪製插圖,像限制較少的翻譯,先讀懂了另一人作品,用自己的話/畫再說一次。但豪氣宣稱「我沒想過不畫畫,我就是要畫畫」的他,不僅總是變換風格、施展魔術,還能寫極好的文字。雖寫得少,又自承很懶,卻有野花野草那種天生天養的美。結合兩項特技,歷時三年,終於完成《小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