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現台灣年度出版趨勢 表彰華文作品耀眼成就

台北國際書展特別設立「書展大獎」,以期鼓勵台灣原創、繁榮台灣出版, 並作為大眾閱讀的指標。
邁入第14屆台北國際書展大獎,徵件自2020年8月28日起至9月30日止,總件數達718件,
各獎項首獎得主3名,「編輯獎」首獎1名,並於2020年12月15日舉行「書展大獎公布記者會」盛大公布。


【2021台北國際書展】|日期|2021.1.26(二)-1.31(日)|地點|世貿一館

小說獎

跨越老中青的故事搬演 

秀琴,這個愛笑的女孩
86歲國寶級作家,鄉土文學的再現

秀琴,這個愛笑的女孩

底層人物的哀傷與喜樂、卑微又尊嚴的眾生相深刻入微地呈現在字裡行間,黃春明小說中始終不變的仍是對小人物深切的同情與關懷。

尋琴者
結合音樂題材和洞燭心靈的巔峰之作

尋琴者

這是郭強生首次嘗試音樂題材的小說,每個句子宛如音符精確而優雅,譜寫愛慕與寂寞的殘酷,只為追尋靈魂共鳴的無悔。

瘋人院之旅:整個世界就是你的精神病院
另類以圖像書寫長篇小說,更創下小說獎首例。

瘋人院之旅:整個世界就是你的精神病院

「那天死掉的不只是他們,還有我曾經那麼健康的心。」一本讓你分不清楚你在「裡面」還是「外面」的圖像小說。

非小說獎

橫跨中港台的日常點滴

鬼推磨:中國魔幻三十年(1989-2019)
精彩爬梳中國30年來猶如「鬼推磨」般崛起

鬼推磨:中國魔幻三十年(1989-2019)

流亡三十年得數十萬言,蘇曉康叩問世道於星雲無語之時!

黑日
用日記文體真實記錄下香港人民抗爭的日常點滴

黑日

韓麗珠二十一世紀初最驚人的危城書寫,生死無常之中的堅定透徹。

暫時先這樣
用圖像細膩體現九種台北女生的日常,首位摘下非小說獎桂冠的插畫家

暫時先這樣

平淡而深刻的日日時時,屬於她們的都市絮語。

兒童及青少年獎

廣泛兼具深度與藝術性

翠鳥
以攝影結合繪本的超現實畫風,帶領讀者一起關心生態保育

翠鳥

獻給水邊藍寶石──翠鳥的光影旅行。七千多張照片的觀察積累、七百三十個日子的精心繪製。

Home
展現高超的廢紙拼貼技巧,形塑「家」的城市風貌

Home

為什麼鳥兒總是跟著藍色小貨車呢?我們一起打開書頁,一起找找原因吧!

來自清水的孩子 Son of Formosa 1:愛讀冊的少年
讓年輕世代也可藉由傳記漫畫理解白色恐怖的始末

來自清水的孩子 Son of Formosa 1:愛讀冊的少年

台灣版《茉莉人生》,從平凡的小人物故事,窺看台灣重要的近代史。

來自清水的孩子 Son of Formosa 2:綠島十年
精緻獨特的畫風,台、日、華三語對白,靈巧地將歷史再現

來自清水的孩子 Son of Formosa 2:綠島十年

媲美《在世界的一隅找到我》,以簡明優雅的畫風,溫柔填補台灣人的歷史傷痕。

編輯獎一李雪莉

近年香港議題發酵,李雪莉在選題上快速回應時代需求, 獲獎實至名歸

台灣媒體《報導者》對香港反送中運動的第一手紀實
香港人,返來了。一國兩制的快速崩解,讓游離在無力和沮喪的香港人,重新找到自我定義的方法。這場仗,跨世代發出對強權的怒吼,不只是香港這塊土地的存亡之戰,也是世代浪潮在絕望中的奮力掙扎。不舍晝夜,綿延不絕。

烈火黑潮背後,是回歸22年的情結積累,反修例的6個月催化了反中的心結。歷經四任特首,中國治理方式全然改變,共產黨透過第二支線以中聯辦治港;在香港的菁英階層分化為民主派和親中派;港警在此次運動中更看出不再只聽令於港府。香港全城演變為支持建制派的藍區以及支持民主派的黃區,雙方在1124的區議會選舉決一勝負,民主派在超高投票率之下囊括了85%的議席,無疑給定性香港抗爭者為「暴民」的林鄭、建制派和中國政府丟了一枚震撼彈。

從回歸前出於文化差異和經濟發展對中國的優越感,到近年對中的憎惡感,這樣的差異讓香港人在2012年反國教運動、2014年傘運和2015年的魚蛋革命中,不斷地重新界定自己的身分,要區別自己與中國。這場運動在香港本地是建制與民主的對抗,區議會的選舉只是中場,中國與香港的認同之爭,才正要開始。

第17屆金蝶獎

以鑄字打凸的方式呈現個人文字的樣貌和型式,作者選擇將內化10年的文字,以物理撞擊的方式呈現出來,讓人透過觸摸,就可感受到詩人想訴說的情緒。
這些詩是從一個箭頭開始的,2009年春天,好逸惡勞的女詩人整好一個背包,踏上了一千六百公里的徒步之旅,她跟著箭頭走,有時候跟著貝殼,花了五個月,走到箭頭消失的地方,中世紀被稱為「世界盡頭」的大西洋岸。她遵從一個古老的毀滅與重生的儀式,燒掉了衣物和鞋,以及厚厚一疊大小不一的紙張,上面是沿路隨手寫下的橫七豎八幾百個句子。

必須說:呃紙張一燒完她就後悔了,當天晚上她開始默寫燒掉的句子,這個過程花了十年,找回十之六七,句子與句子互相編織,又生出另些句子,匯集成一本詩集,三十三首詩。

詩集一如既往,顯示她是個形式狂熱者,天真的符號數字驅魔者。垂直的脊椎,平行的箭頭,生之強大驅力,死之莫名意志,一豎一橫,在地表移動,當淺薄的腳印早已消失回歸洪荒,詩集戮力以鑄字打凸的方式,去掉油墨,重現當年荒野躑躅的痕跡,這過程極端繁複,歷經無數工序,報廢四五百本,薄薄112頁在手上端詳,恍若無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