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界好評

▌故事中的墜機倖存者只倖存呼吸,時間與自我成為遺物。在飛機上的細節以分鐘刻寫,墜機後則以月份描摹,交叉編織,時間被細碎地踩進災後的廢墟,每一行字都是心碎的聲音。艾德華活在亡兄的舊衣物裡,直到活過哥哥的年紀,「時間不是藥,藥在時間裡。」痛苦的時間依然在天空飛行,他在地面讓愛的時間重新跳動。愛自己總是難事,不如繞點路,試著愛人,每一封「親愛的艾德華」,正是這種愛的旋轉練習,最後終能勇敢撞進自己的心。──沈信宏

▌我很喜歡作者的安排,時序交錯就好像是我們在經歷重大事件下,會出現的恍惚,而回憶又像是幻燈片,措手不及出現在腦海裡,等到有一天,發現自己看得清楚回憶裡的那些碎片,也就可以帶著他們往前走了。作為留下來的人,我因為這部小說而得到支撐,它一定能夠給予在世上某個角落的你,一些溫暖和光亮。──陳妤

▌先是讓你的心碎成千萬片,再為你修補、療傷。──暢銷作者柯妮.蘇利文

...繼續閱讀

親愛的艾德華

買《親愛的艾德華》送「作者燙金簽名x2021年曆‧雙面書衣海報」

買《親愛的艾德華》送「作者燙金簽名x2021年曆‧雙面書衣海報」
//
活著,不只倖存,
而是要擁有人生。
//


小說一開始,十二歲的艾德華,與親愛的哥哥、父母,以及一百八十三位旅客一起登機,從紐約的紐沃克機場出發前往洛杉磯。飛行中途,飛機墜毀,僅艾德華獨自生還。

故事以雙線交錯呈現,一方面以細膩筆觸,訴說機上乘客的人生故事與這趟旅程之於他們的意義;另一方面描寫艾德華劫後餘生的創傷與憂傷,對所愛之人的思念。

隨著年月,艾德華深知自己可能永遠不會好起來,但也試圖理解「為什麼是我」,從多年來泅泳其中的失落,領悟到痛苦原來是愛,而重新找回人生的定錨點。

獻給身處於創傷時代的我們──
總有一天,我們將理解那些「失去」教會我們的事。


內容試閱

讀這個故事,你不能太傷心,要有陪伴艾德華走下去的勇氣。
二○一三年六月十二日•上午七點四十五分

紐沃克機場最近才剛整修完,整個閃閃發亮。安檢動線的每個轉角都放了盆栽,避免乘客看出還要等多久。排隊的人有些靠牆面休息,有些則坐在行李箱上。天還沒亮,這些人就全起床了,他們大聲嘆息,因為疲倦而情緒惡劣。

艾德勒一家終於到了最隊伍前面,將電腦與鞋子放在托盤上。布魯斯・艾德勒解下腰帶並捲起,放入灰色塑膠托盤上,整齊地塞在棕色休閒鞋旁邊。他的兩個兒子比較邋遢,將球鞋扔在筆電與錢包上面。鞋帶垂落在托盤之外,布魯斯忍不住伸手塞進去。

旁邊的四方形大告示上寫著:所有錢包、鑰匙、手機、首飾、電子設備、電腦、平板電腦、金屬物品、鞋子、腰帶及食物都必須放入安檢托盤中,所有飲料與違禁品必須丟棄。

布魯斯與珍恩・艾德勒一左一右,帶著十二歲的兒子艾迪走過掃描器。他們十五歲的兒子喬登看著家人過去,遲遲不動。

喬登對掌管儀器的海關人員說:「我選擇不過。」

海關看他一眼。「你說什麼?」

少年將雙手往口袋一插,然後說:「我選擇不過掃描器。」

海關大喊:「有人選擇不過!」顯然想讓在場的所有人聽見。

「喬登。」他父親站在隧道另一頭叫他。「你在做什麼?」

少年聳肩。「爸,這是全身式後向反射掃描器,是市面上風險最高、效果最差的機種。我讀過相關報導,我不要過。」

布魯斯站在十碼之外,知道不可能再次越過掃描器去找兒子,於是只好閉上嘴。他不希望喬登再多說一句話。

「去旁邊,孩子。你害隊伍後面塞住了。」海關說。

少年乖乖聽從,海關說:「我先把話說清楚,你穿過儀器會輕鬆愉快很多,要是真的叫人來搜身就沒這麼舒服了,這裡搜身非常徹底,相信你懂我的意思。」

少年撥開前額的頭髮。去年他長高了六吋,像競速的惠比特犬一樣精瘦。他和媽媽、弟弟一樣,有著一頭鬈髮,因為長得太快,他總是來不及整理。他爸爸的頭髮很短,而且全白。布魯斯二十七歲就開始出現白髮,而同一年喬登出生了。布魯斯很愛指著頭髮對大兒子說:「瞧瞧你把我整得多慘。」少年很清楚,他的爸爸正注視著他,彷彿想透過空氣傳送理性。

喬登說:「我之所以拒絕進這臺機器,有四個理由。你想聽嗎?」

海關似乎覺得很好笑。現在聽喬登講話的人不只他一人,四周的乘客都洗耳恭聽。

「噢,老天。」布魯斯低聲說。

艾迪・艾德勒握住媽媽的手,至少有一年他沒有這麼做了。看著父母打包準備從紐約搬去洛杉磯(爸爸口中的「大遷徙」),他覺得胃很不舒服。此刻,他的肚子正在翻騰,很想知道附近有沒有廁所,他說:「我們應該在那裡陪他的。」

「他不會有事的。」珍恩說,她安慰小兒子的同時,也安慰自己。她丈夫注視著喬登,但她不敢看,於是專注感受小兒子那隻手的觸感,她很想念這種感覺。她想,如果我們更常牽手,很多問題都能迎刃而解。

海關挺起胸膛。「說吧,孩子。」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