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合了短歌、散文、音樂與小說
展開村上風格的全新複眼小說
第一人稱單數

第一人稱單數


短篇小說,是一個世界的無數切口
當世界不斷變遷
唯有故事留住剎那光景

「第一人稱單數」是切取世界某個斷片的「單眼」。但那樣的切口越多,「單眼」就越會無窮交錯成為「複眼」。到那時,我不再是我,僕(我)也不再是僕。以及,對,你也不再是你。屆時會發生甚麼?沒有發生甚麼?歡迎來到「第一人稱單數」的世界。

我們的身體無法回頭地時時刻刻步向殞滅。當我們閉眼片刻,再次睜眼時,會發現許多東西已消逝。被深夜的強風吹襲,他們──有既定名稱的和沒有既定名稱的──全都了無痕跡地消失了。只剩下些許記憶。不,就連記憶都不大靠得住。我們的身上當時真正發生了甚麼,有誰能夠明確斷言?──《第一人稱單數‧石枕下》


長篇小說,世界以雙線進行
我看過去,但仍會看到未來

小說《1Q84》是關於現實與真實、愛情與信仰、過去與未來的磅薄大作,故事以雙線進行,並以村上較少用的第三人稱全知觀點來說故事。現實時間是1984年,少女青豆在健身俱樂部工作,但她另有一個神祕的身分,而熱愛寫作的補習班數學老師天吾則為了一篇小說新人獎投稿著迷不已,兩個主角雙線平行地發展,從互不相關、到發展出奇妙的戀情,從詭異的1Q84年回到幼年的60年代......

「不管喜不喜歡,我現在正置身於這『1Q84年』。我所熟知的1984年已經消失無蹤不存在了。現在是1Q84年。空氣變了,風景變了。我對帶有問號的世界的成立方式,必須盡可能快速適應。就像剛被野放到新森林裡的動物那樣。保護自己的身體,為了生存下去,必須早一刻理解那個場所的規則,配合那個才行。」

30周年紀念版


跨越時代與國境,刻劃在你我心中的愛情故事,奠定村上春樹地位,戀愛小說不朽經典,總銷量累積至今,突破千萬冊,改編電影入選第67屆威尼斯影展正式競賽片,一部有著「激情、寂靜、悲哀」的愛情故事,一部百分之百的愛情小說

40周年紀念版


「每十年都是一個轉捩點。」而出版於二○○二年的《海邊的卡夫卡》,正是村上春樹第三個十年時期的長篇代表作,當年,五十歲的村上春樹,寫出了十五歲的田村卡夫卡的成長故事,從書名和主角名字,都明顯地向村上喜歡的存在主義作家卡夫卡致敬,也帶出了這一本充滿存在主義虛無色彩的精采小說。

【套書區】
  • 壞掉的大人:村上春樹末日四書+安徒生影子(限量藏書袋)

    壞掉的大人:村上春樹末日四書+安徒生影子(限量藏書袋)

    「就像每個人都有影子,所有的社會、國家也都有暗影。
    凡是有明亮耀眼的那一面,就會有與其相應的、陰暗的側影。」
    ——村上春樹(2016年10月30日於丹麥)

    壞掉的大人系列套書
    內容包括:
    村上春樹末日四書
    1.《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冷酷異境版)
    2.《神的孩子都在跳舞》
    3.《地下鐵事件》
    4.《約束的場所:地下鐵事件2》
    安徒生影子
    隨書附贈名家談《影子和村上春樹》別冊
    影子限量藏書袋

【短篇小說】
遇見100%的女孩

遇見100%的女孩

沒有女人的男人們

沒有女人的男人們

萊辛頓的幽靈

萊辛頓的幽靈

神的孩子都在跳舞

神的孩子都在跳舞

毛茸茸

毛茸茸

電視人

電視人

襲擊麵包店

襲擊麵包店

開往中國的慢船

開往中國的慢船

圖書館奇譚

圖書館奇譚

睡

【隨筆/非小說】
那些日常隨處可見的光景,
是我腦中浮現對於父親的最鮮明記憶。

以貓起興,以貓作結,
村上春樹最直接面對自身將老與家族死亡的情感紀實之作。

在某個夏日,我和父親一起去海邊遺棄了一隻貓。
歷史並未過去。在我思索了很長時間後,我決定寫下我與我的父親。
那些關於村上文學的根源。

《棄貓:關於父親,我想說的事》當然不只是關於貓,主要是村上寫下了他與他的父親之間的點點滴滴,關於父子,也關乎於村上文學的根源。正如村上所說:「歷史並不是過去的事情。那會在意識的內側,或無意識的內側,化為有溫度有生命的血液,不容分說地流向下一個世代。」
懷念的 1980 年代

懷念的 1980 年代

地下鐵事件

地下鐵事件

終於悲哀的外國語

終於悲哀的外國語

村上朝日堂

村上朝日堂

雨天炎天

雨天炎天

【長篇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