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合了短歌、散文、音樂與小說
展開村上風格的全新複眼小說
首刷限量書衣:深夜酒吧版

短篇小說,是一個世界的無數切口
當世界不斷變遷
唯有故事留住剎那光景

「第一人稱單數」是切取世界某個斷片的「單眼」。但那樣的切口越多,「單眼」就越會無窮交錯成為「複眼」。到那時,我不再是我,僕(我)也不再是僕。以及,對,你也不再是你。屆時會發生甚麼?沒有發生甚麼?歡迎來到「第一人稱單數」的世界。

我們的身體無法回頭地時時刻刻步向殞滅。當我們閉眼片刻,再次睜眼時,會發現許多東西已消逝。被深夜的強風吹襲,他們──有既定名稱的和沒有既定名稱的──全都了無痕跡地消失了。只剩下些許記憶。不,就連記憶都不大靠得住。我們的身上當時真正發生了甚麼,有誰能夠明確斷言?──《第一人稱單數‧石枕下》

品川猴書衣版

都會的奇幻愛情、生活的過往片段、人性的善惡辨證、虛實的互見筆法


八個題材視角各異的精采短篇,可說是邁入從心所欲不逾矩之年的村上春樹,回望人生愛與死主題的珠玉之作連發。

〈石枕下〉憶起大二時與打工相遇的文學少女偶然間的情感交流。〈奶油〉寫出無法在生活中獲得解釋、不合邏輯却又擾亂心靈,脫離現實的質疑,耐人尋味。熱愛爵士樂的村上也寫下這篇似真似幻的音樂小說〈查理帕克演奏巴薩諾瓦(Charlie Parker Plays Bossa Nova)〉,故事中音樂報導的寫手虛構了一張夢幻專輯,卻因此衍生出如夢境與真實世界的奇異接軌。〈與披頭同行(With the Beatles)〉和披頭四的專輯同名,是充滿往日夏日氣息與搖滾樂的初戀青春紀事。

值得注目的還有〈養樂多燕子詩集〉,除了洋溢著對棒球的熱愛,更結合了詩作、散文體裁,也是繼《棄貓》後再次難得揭露少時與雙親的生活回憶。令人印象深刻的〈謝肉祭Carnaval〉談論醜陋,也等於談論美麗,更兼論善惡,引人反覆思索在生活這個面具底下的素顏,究竟是惡靈或是天使?《東京奇譚集》中非常受到讀者喜愛的〈品川猴〉,此猴再次登場於續篇〈品川猴的告白〉,揭露品川猴啟人疑竇的身世之謎與極致的戀情,極致的孤獨。同名篇章〈第一人稱單數〉,在春夜滿月裡的酒吧中發生了一段質疑自我的邂逅,故事結束了却餘韻未了,彷彿跌入暗闇的酒吧空間,以小說開啟一個不眠的微醺之夜。

國際書展期間,村上春樹作品任選2書75折(特價品除外)
【短篇小說】
遇見100%的女孩

遇見100%的女孩

沒有女人的男人們

沒有女人的男人們

萊辛頓的幽靈

萊辛頓的幽靈

神的孩子都在跳舞

神的孩子都在跳舞

毛茸茸

毛茸茸

電視人

電視人

襲擊麵包店

襲擊麵包店

開往中國的慢船

開往中國的慢船

圖書館奇譚

圖書館奇譚

睡

【隨筆/非小說】
那些日常隨處可見的光景,
是我腦中浮現對於父親的最鮮明記憶。

以貓起興,以貓作結,
村上春樹最直接面對自身將老與家族死亡的情感紀實之作。

在某個夏日,我和父親一起去海邊遺棄了一隻貓。
歷史並未過去。在我思索了很長時間後,我決定寫下我與我的父親。
那些關於村上文學的根源。

《棄貓:關於父親,我想說的事》當然不只是關於貓,主要是村上寫下了他與他的父親之間的點點滴滴,關於父子,也關乎於村上文學的根源。正如村上所說:「歷史並不是過去的事情。那會在意識的內側,或無意識的內側,化為有溫度有生命的血液,不容分說地流向下一個世代。」
懷念的 1980 年代

懷念的 1980 年代

地下鐵事件

地下鐵事件

終於悲哀的外國語

終於悲哀的外國語

村上朝日堂

村上朝日堂

雨天炎天

雨天炎天

【長篇小說】
【套書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