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作,讓我終於成為了我自己。——郭強生

博客來獨家親簽典藏版

繼橫掃五項大獎的《尋琴者》後,又一極品之作

【典藏郭強生】冰滴四十年淬鍊,小說家親自選編
創作歷程中最具代表性的15篇短篇小說

《甜蜜與卑微》如同一部文學紀錄片,洗染鄉愁的慈悲,銘刻你我的成長史。
從小說家個人文學路上的啟程、流轉與歸返中,窺見同代人四十年來的轉折與追尋。


從上世紀80與90年代已絕版的時代書寫,到世紀初強勢回歸後重要獲獎作品,更有作者首度收錄成書之近作,一場難逢的文學盛事,展演在文學中尋情的歷歷足跡。

繼橫掃五大獎項的《尋琴者》後又一極品打造,邀讀者參與郭強生的現在與曾經,以及屬於他的甜蜜與卑微。

「對幸福與家的渴望,到了中年後求之不得已疲憊不堪,回去關照那曾經的騷動,慶幸還有這些故事被留下。寫作,讓我終於成為了我自己。」——郭強生

一遍遍地讀到了郭強生對於「我之生」、「我在何處」、「我寫了(愛了恨了)又有誰會在意」、「我將老衰我將死去」的躊躇、遲疑、徘徊與不安……

他寫自己,也寫時間之流,寫空間,寫浮沉其間的人。他是他們之一,他是我們。

——木馬文化社長陳蕙慧

試讀〈回聲〉

母親和我在公園裡散步。一個晴朗的日子,約莫是近正午。經過了這麼多年,我已經不記得是學校放假呢,還是我那天又請了病假,總之我們是剛從小兒科看病出來。我那年十歲,一個愛生病的小孩,常年受氣喘病之苦,學校生活之於我幾乎近於空白。

但是儘管我缺課頻頻,我的成績一直很好,尤其語文方面。我想這和我與父母時常相處在一起有關。我的父母常跟我聊天,在我生病的時候坐在床邊,在診所候診室裡坐在長板凳上,還有在往返家和醫院的計程車裡。街景在車窗外流逝,他們有一搭沒一搭地和我聊著,我望著窗外,靜靜地聽著。

其實都不是說給孩子聽的故事,只是他們自己的零星想法,突然升起的一些感覺,幾乎是旁若無人地就脫口而出。可是我努力地想記得他們說的每件事和每句話。我的求知慾其實是心底罪惡感的折射。對自己如此多病我一直想找尋彌補的方法,譬如說,如果我博聞強記、聰慧過人,那麼我相信我的健康缺陷就可以被原諒。

那一個上午,母親出奇地安靜。

公園裡空空蕩蕩,一個平淡而寧靜的普通日子,普通到你不相信會有任何事發生。我們走過一條彎彎曲曲的石子路,看見賣煮包穀的小販。當他打開了竹蒸籠,白茫茫的水氣立刻噴散如雲霧翻攪,我想像著故事書裡那個被關在神燈中千年的精靈即將出現。小販扯下一頁小學國語課本,把包穀裝起遞給了我。我立刻認出了那是我們那學期正在上的課本。

第十二課,拯救水壩的英勇少年。

雖然老師還沒教到,但是每學期拿到新的國語課本,我大概在第一個星期就把整本書看完了。濕答答的課文被拿來包食物,我看著看著,說不上為什麼,倏地有點懷念起坐在課室裡的感覺。

還是新的。我展開縐巴巴的那頁課文,奇怪這個學期才開始,怎麼課本已經流落在小販的手裡?跟母親說起自己的疑慮,一邊鋪陳起整個可能的情節:有一個小孩子讀了半學期就輟學了,也許現在成了鐵工廠的學徒——

然後我自己也說不下去了,想到了那個小孩現在的日子。

公園曾經是一座高爾夫球場,一望無際的綠地,卻看不見幾棵樹。有的也只是新栽,矮矮瘦瘦,葉不蔽枝,孤零零地站著。時節是早春,儘管豔陽高照,但是走在這樣一片空曠的土地上,只覺得遍身颼涼。綠色小丘一波波橫展在面前,隨同四面悄然向我湧來,我分不出突然感到的微眩是由於自己的耳鳴,還是這片草地的脈搏。

「媽。」

也許是這樣奇異的靜謐懾住了我,下意識就握住了母親的手。沒有回話。

...繼續閱讀

郭強生最好的作品。——王德威

你的一生是否也在尋覓能夠共鳴的靈魂?

尋琴者

尋琴者

「起初,我們都只是靈魂,還沒有肉體。」
「神用音樂將靈魂騙進肉體,靈魂從此失去自由。」

一位擁有過人音樂天分的鋼琴調音師,少年時的遭遇讓他放棄成為鋼琴家的夢想,人生也停留在逝去的時光與感情之中。
一位年逾六十歲的生意人,因為妻子死後留下的一架鋼琴與調音師相遇,兩人結伴踏上尋琴之路……

每個人都有與生俱來的共鳴程式,「有人在樂器中尋找,有人在歌聲中尋找,也有人更幸運地,能夠就在茫茫塵世間,找到了那個能夠喚醒與過去、現在、未來產生共鳴的一種震動。」你的一生是否也在尋覓能夠共鳴的靈魂?

金鼎獎、台灣文學金典獎、開卷好書獎得主郭強生,繼暢銷動人的散文書寫之後,重回小說領域推出《尋琴者》。這是郭強生首次嘗試音樂題材的小說,每個句子宛如音符精確而優雅,譜寫愛慕與寂寞的殘酷,只為追尋靈魂共鳴的無悔。全書哀傷而節制,讀完讓你掩卷嘆息。

「不會彈鋼琴,卻選擇書寫關於一個迷失在失望與渴望中的調音師,正因為需要這樣的難度,才能夠讓小說創作之於我,成為永無止境的追求。終於發現可以溫柔地輕吻那些壓抑與寂寞所留下來的傷口了。最後能救贖自己的,原來仍是惟有這種旁人眼中彷彿自虐式的追求而已。」——郭強生

馬世芳:「這本書既寫出了深淵的黑暗,也寫出了那不可方物的至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