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3/10活動期間,每個會員帳號每日限領一次。
◆ 購書滿1000元以上,請於結帳頁面-選擇優惠方式點選「單品折價券」,立享現折100元優惠。

怪奇系列全新出擊!

奇怪的知識增加了!

繼《怪奇科學研究所》之後,42個不可思議卻又樂趣無窮的人體奇航。
進化論+腦科學+人體學+心理學

SME繼《怪奇科學研究所》之後,這次來談談充滿問號的人類身體之謎!本書涵蓋進化論、腦科學、人體學、心理學4個領域,以淺顯易懂的說明、幽默風趣的筆觸,加上嚴謹的科學態度,帶來42個不可思議卻又樂趣無窮的人體奇航。不僅滿足了對於科學的好奇心,也豐富了對自身人體的知識。

注目新書

2019年橫掃各大年度選書的小說

「想要燦爛,首先你要被看見,被看見,就是容許自己成為獵物。」

史上最年輕艾略特獎得獎詩人王鷗行的首部小說。
  2019年權威媒體年度選書上榜最多的小說,獲頒麥克阿瑟天才獎。
  出版後驚豔國際文壇,並登上《紐約時報》暢銷排行榜。

世間之物,恆河沙數,凝視獨樹一格:
凝視某樣東西即是讓它充滿你的生命,無論多麼短暫。

找到自己,勝過我畏懼活──
我們自以為藝術是被內心感受觸動。到頭來,卻是期望別人找到我們。

「小狗」年幼隨家人從越南移居美國,面對陌生的土地和陌生的語言,母親教導他維持低調隱形,以保安全。十多年過去,已成為作家的他某天被母親問到:「作家是幹什麼的?」於是他決定為不識字的母親寫一封信。信中款款回溯他與母親以及外婆三人相依為命的童年往事,他出生前的家族史,以及,他個人祕密的情感。

展開村上風格的全新複眼小說

短篇小說,是一個世界的無數切口
當世界不斷變遷
唯有故事留住剎那光景

「第一人稱單數」是切取世界某個斷片的「單眼」。但那樣的切口越多,「單眼」就越會無窮交錯成為「複眼」。到那時,我不再是我,僕(我)也不再是僕。以及,對,你也不再是你。屆時會發生甚麼?沒有發生甚麼?歡迎來到「第一人稱單數」的世界。
我們的身體無法回頭地時時刻刻步向殞滅。當我們閉眼片刻,再次睜眼時,會發現許多東西已消逝。被深夜的強風吹襲,他們──有既定名稱的和沒有既定名稱的──全都了無痕跡地消失了。只剩下些許記憶。不,就連記憶都不大靠得住。我們的身上當時真正發生了甚麼,有誰能夠明確斷言?──《第一人稱單數‧石枕下》

博客來獨家

你曾覺得法官做出的判決,
總是違背民意嗎?

☆小混混搶劫又性騷擾我女友,正當防衛殺死人,難道不行嗎?
☆兇手一定就是他啊,為什麼還要無罪推定?
☆學生請假補考的分數被打七折,學生不服向學校提告像話嗎?

公共電視「青春發言人」X「法律白話文運動」
帶領大家從爭議的議題思考法律問題,並從法律概念反思議題,
讓你在這個媒體與資訊爆炸的時代,培養出獨立思考的能力!

台通/百靈果/呱吉/志祺/苗博雅/林昶佐/博恩/視網膜 點讚

Alizabeth 娘娘,從來沒有打算取悅任何人

有一句話說:「謙虛使人進步。」我覺得這是屁話, 人應該要時不時鼓勵自己,讓自己覺得自己做得很好, 有自己優秀的地方,一旦找出自己的價值,你就會知道,自己根本沒必要遭受這些對待,因為認為自己很棒,會對方不會的事情,懂得比他多,透過這個過程, 就算遭受他人言語霸凌,也比較不會被那些話影響, 因為知道自己不是他們口中的那個樣子,縱使接受他們說的,那也是因為已經認同自己,就像我認同我是個胖子一樣。

我們沒辦法阻止他人的霸凌,但可以讓自己不受霸凌所傷。

TOP 100

大家都在看什麼?

正常人

正常人

2020博客來年度選書

這部小說被稱為千禧世代關於愛情、友情與階級的新經典,我相信意思是它以現代為背景,精巧地描寫情感細緻的層次,把人們欲說還休的種種誠實道出,因此能引起跨世代的共鳴。
故事中兩個聰明善感的心靈,敏銳地體驗「活著」的迷惘與焦慮、孤獨感的灼痛,承受內心與外在的不確定。生活所需要的他們都擁有,卻不知道要如何面對人生。然而在憂鬱和絕望感籠罩之下,兩人不即不離地結伴成長。
他倆有著命定的連結與親密感,小說或改編同名影集都強調他們靈慾的契合,茫茫人海只有對方能讓自己感覺不孤單。可是高中時期的康諾害怕兩人關係曝光會危及他在同儕間的地位,在學校待梅黎安視而不見,她被霸凌也置身事外。康諾的自保、貪心,以及同學對梅黎安的凌辱,都是面對心理威脅常見的原始反應,而原始最是殘酷。傷害他人那道細線,常在缺乏自覺或自欺欺人之間已經僭越。人是那麼容易互相傷害與犯錯,即使像康諾事後省悟懺悔,也只會變成加害與受害雙方各自的傷痛。
康諾和梅黎安都說希望成為「正常人」,正常的社交戀愛、立業成家,過一般正常的人生。其實周遭的人或自己,可能也在某個階段表達過類似的遺憾。可是仔細探究,我們祈求正常、普通的時候,並不真的希望像多數人一樣,而是希望像多數人一樣不痛苦。就像失眠的人但求一夜安眠,偏頭痛的人一心只想不痛。當下很難想像,所有正常普通人都有自己的毛病。別人的安舒,不過是我們輕率、片面的假定。如果能夠理解眾生皆苦,沒有人活著能免於傷害,也許就會明白,我們的痛苦都正常,痛苦的我們都是正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