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少年的崩潰吶喊

他們,能好好長大嗎?

國中校園第一手最震撼,也最令人心疼的輔導故事。

「我是不是要死掉,爸媽才會聽我說話?!」

──一個青少年的崩潰吶喊。

 

  青少年自我傷害,甚至走上絕路,逐年攀升,屢創下新高。

  我們能不能看見青少年在憂鬱、憤怒背後,

  那些他們說不出口的無助與惶惑?

  我們能不能理解青少年在看似乖張的行為背後,

  那一顆顆渴求關愛的心?

  擔任國中專任輔導教師多年的蔡宜芳心理師,

  以溫柔同理及諮商專業,卸下青少年的武裝與敵意,

  她接住每一個表面上難搞,但其實內心正哭泣的青少年。

 

  ▌25篇文章,皆附有父母、老師如何與青少年溝通的具體建議。

  本該是大人世界的問題,

  青少年卻以憂鬱、傷害自己的方式,全然承受;

  以沉默退縮、反抗、說謊、拒學等方式,築起內心的高牆。

 

  青少年心碎吶喊:

  ◆為了考上前三志願,她拚命讀書,焦慮地拔眉毛、拔頭髮……

  ◆「我是不是要死掉,爸媽才會聽我說話?!」

  ◆為了怕爸媽不愛他,他考試作弊,讓自己維持前三名。

 

  青少年絕望嘆息: 

  ◆剛考上台灣前五志願大學的新鮮人,因情傷而自殺,住進精神病房。

  ◆「老師,割腕不夠痛了,還有什麼更痛的方法嗎?」

  ◆「如果這個家沒有我,是不是大家都會開心一點?」

 

  家族治療指出,孩子的問題其實反映出家庭系統的運作出了問題。

  例如「你追我逃」,當父母管得越嚴格,孩子就越反彈;當孩子越反彈,父母就更覺得這個孩子太叛逆了,不得不管,如此產生惡性循環。

 

  但從沒有哪個世代,青少年長大的路是如此煎熬,而為人父母也備嘗艱辛。

  父母是愛孩子的,但當父母因為婚姻、經濟、工作壓力、原生家庭,乃至於社會結構等所滋生出的困境,而無法給予青少年適切的陪伴與愛,那麼,正值青春狂飆期的青少年往往容易走偏,甚至向下直直墜落。

 

  從小成績優異,但在念了高雄中學音樂班後卻受挫的宜芳心理師,她因而更能理解青少年所面臨的苦痛、絕望和掙扎,也更能與他們站在一起。

  於是,她總能以無盡的耐心傾聽、理解與支持,也透過家庭訪視與家族會談,進一步了解青少年及家庭所面臨的困境。她彷若青少年與父母之間,溝通及對話的橋梁,而她提供給父母各式專業又實用的具體建議,讓父母有機會走進孩子的心。因為當大人能給予孩子更多穩定的愛與陪伴,孩子也就更有力量向前邁進!

推薦序|神老師

「我好想從三樓跳下去。」

神老師重磅推薦

沈雅琪(資深教師/神老師)

 

  在學校裡任教二十三年,我看過許多受傷的孩子。每一個孩子的背後都有一個傷心的故事。面對傷痛,他們說不出口、無法抵抗和反擊,卻以各種失序的行為和傷害自己的方式來求救。

 

  十幾年前,我曾遇到一個女孩,她跟著單親的爸爸生活。爸爸說冬天很冷,要女兒跟他一起睡,每天晚上跟孩子玩壓制的遊戲。洗澡的時候,爸爸說要檢查她有沒有洗乾淨,會闖入門鎖早已壞了的浴室……她知道這樣不對,但是她推不開沉重的爸爸。每次洗澡,她都得緊張兮兮,深怕爸爸闖進來。

 

  不知道該如何拒絕爸爸的她,對班上的男生充滿敵意,只要一點小事,就大吼大叫、崩潰大哭。

 

  另外一個在學校很開朗、活潑的孩子,每天晚上卻都得承受患有精神疾病的媽媽發病時的吵鬧、摔東西和尖叫。有一次,媽媽又發病大哭大鬧,孩子受不了。孩子用毛巾緊緊勒住自己的脖子,但沒能結束生命,卻在脖子上留下明顯的勒痕。

 

  而如果沒有那道勒痕和滿臉的哭斑,我竟然沒辦法知道這孩子承受這麼重的壓力。

 

  還有一個是轉學來的孩子,他攻擊性超強,一不順心,就直接朝同學的喉嚨和下體打去。在上一所學校,這孩子對於同學對他的排斥、老師的不接納、老師與媽媽之間的衝突……不斷讓他傷了同學,也傷了自己。媽媽更為了他的行為,陷入嚴重憂鬱。雖然孩子最後換了環境,但還是需要花很多很多時間來修復。

 

  而我永遠無法忘記那位媽媽告訴我,如果當年不是有我們幫忙,讓孩子接受心理諮商,她幾乎都快活不下去了。

 

  另外一個是在球隊裡被教練放棄的孩子。他受到隊員的冷嘲熱諷,對課業也完全放棄。但沒想到,他攻擊起自己的手,把手剝到體無完膚。跟我對話時,身體焦慮到不斷的搖晃,說沒兩句話就情緒失控。

 

  而在一次上課跟同學發生衝突時,那孩子告訴主任,「我好想從三樓跳下去。」

 

  沒有安全感的孩子,用憤怒來掩飾心裡的害怕;對生活感到絕望的孩子,用結束生命逃避現實;對環境失去信任的孩子,用暴力來武裝自己;被放棄的孩子想要從世界消失……要讓受傷的孩子重拾對人性的信任,我們得想辦法看見這些孩子心裡的傷,接納他的樣子,並不斷的替孩子想辦法。如果這條路不通,就再換另一條,一定有方法能接住這些陷入困境的孩子。

 

  學校的輔導老師替孩子們、還有媽媽,安排了心理諮商。透過心理師的介入,讓孩子們卸下心防,重新跟現實連結,說出心裡的傷痛,也跟老師、父母一起想辦法解決問題。

 

  宜芳諮商心理師寫的這本書裡,有好多讓我似曾相識的孩子,自殘、拒學、說謊、霸凌……回想我當時處理時,有對每個孩子的不捨,也有解決每一個事件的困難,以及不斷努力嘗試,卻找不到方法的過程,真令人無助。

 

  而這本書裡,用了很多真實的案例,讓我們跳脫孩子照顧者的角色,透過諮商心理師的角度,看見孩子這些看似叛逆、失序的行為背後的原因,也提供了很多實務的經驗,能讓我們用不同的角度,看到孩子想透露出來的訊息,也更貼近孩子真實的感受。

 

  這是一門不管老師或家長都應該要正視的課題。我們都該讓孩子好好活著,好好長大。

推薦序|陳志恆心理師

為什麼孩子總是有苦難言?

陳志恆專文推薦

陳志恆(諮商心理師/臺灣NLP學會副理事長/暢銷作家)

 

  孩子遇到困境時,會怎麼求救呢?他們會大喊:「救命呀,快救救我吧!」嗎?並不會。

 

  小一點的孩子,會用「哭泣」來表達痛苦;而大一點的孩子,則常用「問題行為」來呼救。但你肯定會很疑惑,孩子是用「說謊、偷竊、暴力、退縮、憂鬱、暴怒、欺騙」等問題行為來呼救嗎?

 

  不過,如果你是長期在校園中深耕學生輔導的專業人員,那麼肯定知道我在說什麼。就如同這本書的作者蔡宜芳諮商心理師,本著心理諮商的專業,在國中校園現場擔任輔導教師,每天面對大量有著情緒、行為與適應困境的孩子。宜芳心理師對這樣的現象,理解甚多。

 

  再回到「求救」這件事。孩子遇到困境,為什麼不直接說?不是請大人幫忙就好了?其實,他們通常都試過了,但不被大人理解、不被大人接受,甚至,還被罵得滿頭包。於是,孩子只得用「另類」方法去因應困境。而那些問題行為,正是為了因應困境而發展出來的「求生策略」。這份「求生策略」通常具有短暫的效果,但長期下來,卻會衍生出更多的副作用。

 

  而此時,大人見到的,通常是那些帶有嚴重副作用的問題行為。大人想方設法予以矯正,用更大的力道,要求孩子改變,卻沒看見孩子的痛苦根源,反而讓孩子的狀況每況愈下,問題行為愈發嚴重。

 

  有時候,我會在深夜時段,接到國、高中階段的孩子,在我臉書粉絲專頁的私訊裡留話,向我訴說自己的困擾。印象中有一次,有個女孩問我:

 

  「我要怎麼知道,我是不是得了憂鬱症?」

 

  除了提供一些憂鬱症自我評估的資源之外,我還順道問她,發生什麼事了。她告訴我,好一段時間與同學相處不來,總是看別人不順眼,別人也不喜歡她。

 

  「這樣的事情,有誰知道呢?」我問。

  「沒有人……」

  「父母或家人,都不知道嗎?」

  「他們不知道。我已經很久不跟他們講話了。」

 

  原來,這孩子自從上國中以後,就不再主動找家人聊天。原因是,說什麼都被罵。她說:「他們不願理解我,只會說我不夠用功、不夠積極,可是我努力嘗試了,就是提不起勁。他們不願意聽我解釋,我也放棄向他們說明了。」

 

  類似的案例,我遇過好多。讓我們不禁想問,這些大人,為什麼不願關心自己的孩子呢?不,他們也很愛孩子,也付出相當的心力,關注孩子的成長,只是用了無效的方法。

 

  許多家長自己身上也有著諸多待處理的心理議題,包括因經濟、工作、健康、婚姻等重重困境帶來的精神壓力,以及來自原生家庭的影響,例如,年幼時沒有足夠被肯定、被尊重、被接納、被理解,甚至被忽略與侵害,這些成長過程中累積的傷害,無意識地帶到了新組成的家庭中,也無意識地複製到了下一代身上。

 

  所以,他們即使愛著自己的孩子,但在內外交迫下,也不知道怎麼給出愛。愛得越用力,造成的傷害卻也越大,更把孩子的心給推遠了。

 

  家庭,是孩子最重要的人際支持系統。當孩子遇到困境,而人際系統卻失靈時,便無法給提供孩子穩定與支持的力量,甚至,還會是孩子痛苦與壓力的來源。

 

  不論在實務工作中,或社會新聞上,常可見那些在生活適應中有嚴重困擾的孩子。他們來自一個又一個的脆弱家庭,甚至家庭中還不只一個孩子有狀況。父母本身也自身難保,更無暇給孩子更多關愛與照料,可以說是弱勢中的弱勢。

 

  從「創傷知情」的觀點來看,這些孩子如果繼續待在這樣的處境下,可以預料,他們未來在學習、就業、經濟、家庭及身心健康各方面,會比其他人經歷更多的失敗與困境。因此,如果孩子的身旁,能夠有個穩定陪伴的成人存在,持續給予孩子理解、關懷、肯定與認同,那麼,這孩子的命運可能就有機會被翻轉。

 

  而學校的師長正是扮演這類穩定陪伴角色的最佳人選。

 

  當家庭人際系統失靈時,如果校園人際系統能夠及時啟動,某種程度,便能緩衝孩子持續受到的身心傷害,而學校輔導教師正是持續扮演這樣的角色。輔導教師穿針引線地讓孩子在學校系統中的人際支持更加完善,就像編織起一張網,牢牢地接住孩子。

 

  在蔡宜芳諮商心理師的新書《接住墜落的青少年──我與那些受傷的孩子,及他們不安的家庭》裡,所提到的各種案例,對我而言,都是這麼熟悉;但對一般大眾而言,卻可能難以置信。然而,透過這一則則的案例故事,我們有機會認識這些弱勢孩子的處境,我們有機會從他們身上,學習如何善待我們的孩子,甚至檢視我們自身與家庭的關係。

 

  從孩子的故事中,你會看到孩子與家庭的關係是如何密不可分。或許孩子是想引發關注,或許是想證明價值,又或許是想尋求認同,甚至可能是為了保護家人。他們讓自己身陷險境,進入不安全的情感關係、放棄課業、選擇拒學、沉迷網路、說謊作弊、出現精神疾病……等。

 

  謝謝宜芳寫了這本好書,為世間的大人帶來諸多提醒:我們都該學習如何成為更好的大人,給孩子更多成長的力量!

我們的孩子在呼救

其實孩子什麼都說了

救救孩子們

孩子怎麼了

是誰把孩子推往地獄?

我們的女兒怎麼了?:心理學博士給家長的解憂指南,陪伴現代青少女與壓力共處,化解焦慮,度過情緒平衡的快樂青春期

我們的女兒怎麼了?:心理學博士給家長的解憂指南,陪伴現代青少女與壓力共處,化解焦慮,度過情緒平衡的快樂青春期

研究發現,38%的青少女受焦慮症所苦。當來自家庭、學校、同儕、異性、社群網路的壓力過重,我們將幫助女兒與緊繃情緒共存,一步步戰勝恐懼,在充滿意外與危機的青春期勇往直前。

擁抱叛逆期:輔導室裡孩子的真心話

擁抱叛逆期:輔導室裡孩子的真心話

青少年議題的書籍中,多以心理諮商師或精神科醫師、身心科醫師執筆,從理論的角度切入,往往較少著墨於每個孩子各異的特殊氣質。身為輔導老師,作者天天與孩子接觸,將孩子們之間的相談與輔導所發現的問題,引導的過程記錄下來,更能貼近真實情況,提供家長們最有幫助的相處建議。

有病的其實是我媽,卻要我去諮商:寫給青少年和家長的心理圖文書

有病的其實是我媽,卻要我去諮商:寫給青少年和家長的心理圖文書

第一本寫給青少年的諮商圖文書!幽默風趣的專業心理醫生與青少年對話,針對問題和困擾,提供有效解方!集結現代人會遇上的心理健康問題,透過有趣的圖文達到諮商效果!

不會切蛋糕的犯罪少年

不會切蛋糕的犯罪少年

當站在第一線,實際與犯罪少年相處,才得知這些孩子驚人的共通點──不會均分蛋糕、不會臨摹簡單圖形、不會加減乘除、看不懂漢字。原來,他們缺乏基本的「認知功能」,急需介入援助或接受特殊教育。

家有高敏感

全世界敏感族的心理課

高敏感是種天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