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合科幻、推理與冒險於一身,彷彿一部紙上電影,探究機器、人類與未來世界的倫理界線。 如果你的孩子喜歡《瓦力》,如果你的孩子喜歡《一級玩家》,他一定會喜歡這本《機器男孩》。

──新聞工作者黃哲斌

機器男孩

機器男孩

「機械裝置製作法則」:
機器人只能由合格技師製造,並賦予「生命」與「知覺」;
禁止製造成人體型機器人,亦嚴禁賦予其「靈魂」。

十二歲克里斯是一個正常的人類男孩,從小在廢棄機械場工作,
雖然他對於自己的童年一無所知,卻擁有一群最棒的機器人朋友──
細心的傑克、天真的羅伯、可愛的曼達,以及不會說話的巨型機器人葛利波。

然而,一場突如其來的車禍,不僅讓克里斯發現自己的身世,
深藏在腦中的禁忌魔法也遭到覬覦,因此被人挾持、生死未卜……

機器人朋友們眼睜睜看著克里斯被擄走,為了救出好友,他們決定踏上未知的征途。
然而對機器人來說,外面的世界充滿各種可怕的威脅,憑藉他們微薄的力量,又該如何平安度過面前的重重險阻?

另一方面,藏在克里斯腦中的禁忌魔法,
到底是毀滅世界的萬惡之源,還是拯救人類的關鍵鑰匙?
為什麼有心人會不計代價想要得到它?
面對邪惡勢力的雄雄野心,克里斯與機器人朋友們是否能力挽狂瀾?
而他們唯一的武器,就是真摯的愛與善良的心……

在魔法與科技並存的世界裡,機器人被視為取代人力的廉價品。

一個外表正常的男孩,意外揭露禁忌的魔法,
顛覆世界的機械戰爭一觸即發,
男孩與他的機器朋友該如何阻止這一切?

《機器男孩》:愛與記憶鑄造出一個動人故事
文:黃淑貞(小兔子書坊店長)

拜科技之賜,一切以電腦資訊為核心的3C世代,舉凡與機器人相關的玩具與故事總能立即攫住孩子的眼光。近年機器人主題活耀於兒童文學作品之中,如《荒野機器人》與《做一個機器人,假裝是我》,可以推論這類主題儼然成為現代兒童的新寵兒,是科技發展的文化產物。

《機器男孩》運用看似簡單的冒險情節,追尋自我價值,也探究了縈繞人心的疑惑:人類與機器人的不同何在?當人與科技產物的關係越來越緊密時,未來看似美好,是否早已悄悄的改變人類的本質與情感連結呢?

這樣關於科技道德的討論,可從許多非虛構研究作品獲得線索,例如《在一起孤獨》就以較悲觀的口吻揭示,人類正處於一種持續漠視科技發展所造成的潛在危機。然而《機器男孩》獨闢新徑,以溫柔輕盈的故事輻射出人類彼此之間以及跨物種的飽滿情感,為讀者拉出一個距離,兼具感性與理性的角度釐清科技與人的關係,間接給予讀者一個妙趣橫生的故事。

因為故事中,每個機器人都有著鮮明獨特,並風趣的性格,共同的目標是一心找尋失蹤的主角克里斯,所有人願意離開熟悉的家,一同踏上充滿衝撞與磨合的旅途。夥伴們原先如病毒蔓延般的內在恐懼,逐漸的在相互陪伴與堅定的信念之下,轉化為各司其職,發揮所長,甚至危難中犧牲自我,解救朋友等詼諧動人情節。

此外,在《機器男孩》中,亦可觀察到人類掌控欲望與權力的極致表現,更是讓我們逐步發現人類的脆弱。故事裡所謂「機械裝置製作法則」詳細說明僅能賦予合格機器人生命與感知力,並且一律禁止賦予機器人靈魂。但何謂合格?靈魂意指那些元素?隨著浸淫書中世界越久,心中答案越見清晰。

《機器男孩》中喚醒已逝靈魂至機器人身上,撫慰了痛失家人的悲傷,安撫失落的心,如同電影《A.I.人工智慧》的情節。此外,書中以機器人取代人類上戰場,期待勇奪勝利之外,也可保護人類永存。看似理想的目標,反派卻一味的想利用巨大機器人一統世界,狂妄與自私成為失敗的加速器。當克里在混亂的泥淖中找到一絲線頭,那輾轉難安的心以及對家人的思慕,如一波一波的浪潮不斷襲擊他的意識,爾後更發現自己的記憶是被刻意移植,虛構與真實的記憶混雜在一起,唯獨仰賴內在僅存的情感,得以淘洗出屬於自己的真實記憶。記憶的真實性直接宣告克里斯是個有故事的「人」。

到底機器人與人類有何不同?故事中並沒有標準答案,而我的想法是,唯有真實的走過世界一遭,感受微風吹拂,體驗火舌壓迫,那些悲歡離合將匯流成一抹生命力,最終發現召喚靈魂不是仰賴魔法與科技,而是那股真切存在過的愛與記憶,讓每個人都成為一個有故事的人,總是與愛糾結著,困惑著,也是人類的脆弱展現。

闔上書頁的那一刻,《機器男孩》可說是反烏托小說,或許你會像我一樣重新看待科技、網路虛擬世界抑或是社群媒體;也像是一齣充滿歡笑與眼淚的舞臺劇,會讓我們恍然想起,即使享受著先進科技與手機平板帶來的便利與美好,仍要提醒自己放下慣性,真實擁抱與親近那些我們習以為常的家人朋友吧!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