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布列.賈西亞.馬奎斯 Gabriel García Márquez
像其他重要的拉丁美洲作者一樣,
馬奎斯永遠為貧窮弱小的人請命,勇敢反抗內部的壓迫與外來的剝削。
巧妙地揉合了虛幻與現實,創造一個豐富的想像世界,
並反映了南美大陸的生活和衝突。
――諾貝爾文學獎瑞典皇家學院

馬奎斯:這本書具有超越我其他任何作品的重要性!

「走吧,沒人喜歡我們……這裡是充斥異教徒的土地。」

在生命的河流中穿梭泅泳,在回憶的迷宮裡自毀與創生。
對魔幻寫實主義的自我反撲,對歷史書寫者的驚人報復!

光輝歲月早已遠去,
世界也與他背道而行。
此刻的他迷失在一個夢裡,
尋找一個不復存在的東西……

《迷宮中的將軍》是馬奎斯的第一部歷史小說,內容藉由一段幻影般的河流之旅,娓娓道出拉丁美洲英雄玻利瓦爾將軍波瀾壯闊的一生。有別於歷史的記載,馬奎斯筆下的玻利瓦爾憂鬱孤寂,卻是個擁有喜怒愛憎的凡人。而在馬格達萊納河的粼粼波光與時代巨輪的傾軋之中,更讓我們看見:玻利瓦爾的宿命,正是拉丁美洲歷史的縮影。

【導讀】任一史詩都成就在它最卑微之處/作家馬欣

「我迷失在一個夢裡,尋找一個不存在的東西。」這本書看似是一名人的臨終故事,抽出的線索卻可映照當今眾生。

馬奎斯總有這番能耐,以一滴水的倒影,讓每個人都現形。將那「很久以前」變成你的現在,把迷宮癡人的處境折射出你我。

那句活在迷宮的警語,是來自拉丁美洲獨立戰爭領袖西蒙.玻利瓦爾在其生命的最後十四天所說的話,如此清醒於迷障之中,投射於馬奎斯這本小說裡。馬奎斯從該名將軍散佚的信件與傳記中,以及眾歷史學家的研究裡,寫下這位曾被拉丁美洲人擁戴的英雄,又隨之被驅離出權力中心的將軍,其生命最後一趟雖在自己國家卻被當成異鄉客流離的旅程。

他像是一則萬世不變的寓言,說著豐功偉業之後必然伴隨的摧枯拉朽。

馬奎斯以他新聞從業者的經驗,蒐羅關於曾幾乎一統拉美共和國的將軍玻利瓦爾的史實,同時又在其生平絕境中挖掘出一魔幻洞眼。將軍被迫放棄共和之夢,最後回到於馬格達萊納河的旅程,這條過去被西班牙宰制的航運命脈,在被解放後竟也視將軍為「瘋子狂人」。「將軍」這個頭銜在書中成了一個概念,象徵著既是鎮暴者也是解放者、是主政者也是過渡客的迷宮,而他肉體的殘敗速度一如他故土有了新國名後,迎向的卻是群體更妾身未明的夢魘。

「投射」始終是馬奎斯最高明之處,一人一景一世界,本書處處是微小的大千。

...繼續閱讀

魯西迪譽為過去50年來所有語言中最偉大的傑作!

一生至少要讀一次的經典神作

諾貝爾文學獎大師最膾炙人口的代表作!
出版50週年,首度正式授權繁體中文版,全新翻譯!

風將會摧毀這座鏡子之城,將它從人類的記憶抹去,
所有的一切從一開始到永遠都不會再出現一次,
因為遭詛咒百年孤寂的家族在世界上不會有再來一次的機會……

《百年孤寂》是諾貝爾文學獎大師馬奎斯最膾炙人口的代表作,也是魔幻寫實主義最偉大的不朽經典。馬奎斯藉由波恩地亞家族宛如夢幻泡影般的興衰起落,創造出一個涵蓋愛情與戰爭、政治與宗教、歷史與神話、生存與死亡的想像世界,不僅寫盡了人生的悲歡離合,也訴盡了生命的虛幻與孤寂。

【導讀】百年孤寂,千年之愛/臺大外文系教授兼國際長‧西班牙皇家學院外籍院士張淑英

(前略)

曾經,比馬奎斯小二十歲的弟弟艾利希歐(Eligio García Márquez ,一九四七~二○○一)誤以為我是《百年孤寂》中譯的譯者,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寄給我一份問卷,提問幾個問題:什麼時候、在什麼地方閱讀《百年孤寂》?現在如何看待這本小說?何時成為一位譯者?閱讀時是否發現與其他作品不同或相似的特點?如何翻譯這部小說?意譯?改寫?直譯?是否遇到語言及文化上的障礙?要解決這些問題,是否親自向作家詢問?或是參考其他譯本?花多少時間翻譯?再版時是否重新校訂修正?閱讀過哪些拉美文學作品?是否翻譯過其他小說?讀過哪些馬奎斯的作品?中譯印刷多少本?書的大小設計是否和本地作家或外國作家一樣規格?讀者接受度如何?評論如何看待?是否對貴國的文學創作產生影響?在馬奎斯獲得諾貝爾文學獎之後這麼多年來,《百年孤寂》在貴國的評價與地位如何?最後,還特別手寫,說我的西文名字跟他的母親一樣:LUISA: como mi madre, Luisa Santiaga.

艾利希歐.賈西亞.馬奎斯二○○一年因腦瘤過世,這一年,他出版了厚達六百三十頁的《解密梅賈德斯》(Tras las claves de Melquíades),彙整解讀他所研究探詢到的《百年孤寂》的創作、翻譯與閱讀史,以及其全球影響力。當時距離馬奎斯得諾貝爾文學獎近二十年,而如今已過三十五個寒暑,而且二○一七年是《百年孤寂》出版五十週年紀念了。馬奎斯和卡門.巴爾賽也相繼於二○一四年、二○一五年駕鶴西歸。最重要的是/事──他們在離去前,做了最關鍵的決定(雖以極高鉅額授權費):二○一一年《百年孤寂》的中文簡體版經正式授權出版了;更可喜的是,五十週年慶的今天,臺灣皇冠也出版了我們自己的版本。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