節錄:頌詞/亂世中的一顆真心──張瑞芬
郭強生的小說是動,敘事綿密,充滿劇場風格的衝突,
散文是靜,以靜觀意義的態度去看待人生,逼視痛苦。
正是這種與死亡相鄰的美感,深化了郭強生文學的底蘊。

他的作品,正是卡夫卡說的
「我們應該只讀那種會咬嚙、螫刺我們的書,所謂書,必須是砍向我們內心冰封大海的斧頭」

「愈是在躁鬱騷動的年代,愈是要懂得為自己調音。」

尋琴者

尋琴者

小說的原型來自20多年前郭強生在紐約認識的一位音樂人,努力當音樂家教卻不開演奏會、連鋼琴都沒有。某天郭強生福至心靈,把小說主角的工作轉成調音師,「靈感有了破口」,一切豁然開朗。這部小說宛如他藏在心中幾十年、突然湧起的一首曲子,當郭強生找到「調音師」的角色定位,無聲的音符在他心中一一湧現,等待他用文字譜曲。

故事裡的「我」是一位鋼琴調音師,本來,他只是平凡地做著調音的工作,因而與音樂教室的老闆林桑結識,最後竟展開一段到異國的尋琴之旅。隨著故事發展,讀者會發現「我」其實是一位極具音樂天份的天才,卻由於現實裡的種種糾結創傷,以及往日的愛憎糾葛,而無法繼續他追求藝術之夢;這段尋琴之旅,遂也成為一段尋情之旅,「我」在途中憶起了往日失落的、對藝術的情懷,以及對他人的情意。

《尋琴者》雖然大約只是中篇小說的長度,卻像是一首跌宕的古典樂曲,誘發讀者內心淡淡地哀愁,默默地傷悲,優雅而深沉,情致一如小說開頭提到的拉赫曼尼諾夫〈無言歌〉。而這樣精緻的篇幅,卻並不單薄,而是如同稜鏡,折射出繁複飽滿的意義,雖以「我」的尋琴之旅為主旋律,但小說中出現的每個人物,則都像是和弦一般,其言行、心情、故事,在節制的敘述視角之下,留下了許多足堪想像的餘白,都值得細細玩味。

...繼續閱讀

縫補與織綴

得獎感言
得獎消息傳來,正逢全島疫苗荒下的亂象叢生,雖然驚喜,但很難真正歡欣。原來,對疫亡數字我們是會漸漸感到麻痺的。原來,在恐懼之下疼痛是發不出聲音的。最後,我們都只能把自己關在家裡。

然而,這種閉關對我而言,已經行之有年了。沒有臉書,沒有IG,不按讚也不貼文。工作與照顧父親之外,就是與自己的獨處。

近日在重讀美國作家舍伍.安德森(Sherwood Anderson)1919年出版的《小城畸人》(Winesberg, Ohio)。不管當年現代主義如何轟轟烈烈,安德森謹守說故事人本分,每篇故事都小巧精悍。沒有可歌可泣的大時代,也沒有繁複雄偉的巨構篇幅。隱藏在孤獨畸人們背後的,是一道道不見容世俗的、長長的傷口。作者的筆彷彿溫柔的針線,安靜地將傷口縫合。

我在2010年重拾小說,距離上一本間隔了十三年。之後,有時散文,有時小說,下筆時都如忍受著針刺般,聽見生命的傷口在發出嘆息。

沒有在三十歲時去搶搭任何一班解嚴後的話題列車,因為隱隱明瞭,對人間的種種遺憾,我的體悟是如何淺薄。四十五歲時重拾文學創作,終於有了那樣的耐性與自持,把人云亦云鎖在門外。寫作之於我,開始如同獨自燈下一針一線,縫補與織綴著被時代漠視的眾生孤寂。與其說《尋琴者》被肯定,不如說,那些傷口經過補綴後發出的共鳴,終於被聽見了。

其他作品

甜蜜與卑微:40年的守候,換得一個回眸【真情賞讀版】
創作歷程中最具代表性的15篇短篇小說

甜蜜與卑微:40年的守候,換得一個回眸【真情賞讀版】

斷代
跨越寫作幅度,淚別「前半生」重量級代表作

斷代

何不認真來悲傷
關於父、母、兄、情人、自己的記憶書寫

何不認真來悲傷

夜行之子
給在夜行中,曾經聽見過心靈傷碎的你

夜行之子

評審團推薦入圍作家

評審團推薦入圍作家

  • 大海之眼:Mata nu Wawa

    大海之眼:Mata nu Wawa

    夏曼.藍波安

    《大海之眼》中夏曼回溯所來之路,訴說蘭嶼的前世與今生。祖靈讓位給上帝,356登陸艇進駐,核能廢料、原住民轉型正義、觀光成為後現代王道……而達悟族族人艱難的維持他們的耕作漁獵傳統,訴說他們的故事。唯有在航向大海時,夏曼赫然理解他認同的對象不是台灣或中國,而是散落在太平洋中的千百小島,還有逐海而居的南島語系族裔。夏曼的故事以中文寫成,但又是反中文的陳述。現代文學每以國家為定位,夏曼的書寫發出為最前衛,其實也是最古老的抗議:他拒絕任何名義的本土主義,他的生命來自大海,他的故事來自大海之眼。Mata nu Wawa。(王德威)

  • 烏暗暝

    烏暗暝

    黃錦樹

    錦樹小說的人物就是一艘艘慢船,可能離開,也可能航向,一個叫民國或什麼國的地方,永遠流亡、迷航、擱淺、沉沒。可能是徐福尋找蓬萊仙境的大船,可能是沒頂的元朝戰艦,可能是鄭和下西洋的寶船,可能是滿載貨物和豬仔的福船。沒有終點的航行,解不開的抵達之謎。(張貴興)

  • 文青之死

    文青之死

    賴香吟

    《文青之死》和〈清治先生〉都成功掌握了不同族群的聲腔,也寫出世代與性別差異。《天亮之前的戀愛》則是日治時期作家的群像和評傳,以散文的筆法出入於作家的生涯、作品與時代之間,重建時代氛圍,帶領讀者進入作品的內容、生產脈絡和當時作家的處境,乃是高難度的作品。(劉亮雅)

  • 臺灣漫遊錄

    臺灣漫遊錄

    楊双子

    《台灣漫遊錄》的關鍵詞是包括了「日治時期台灣」和「百合少女文學」,次要的關鍵詞則包括了「台中州」和「台灣美食」;作者假託了日治時期一位日本女作家來台的遊情寫作,她的台灣美食尋訪,以及她與本島裔口譯者之間千迴百轉的情感關係,用了精確的歷史背景(包括街道、屋舍、器用與陳設),譜出一曲昭和時期的台灣羅曼史。我幾乎要說,楊双子隻手打造了一個全新的創作類型。但在那偶爾潛伏偶爾爆發的情感互動中,卻有一堵看不見的高牆橫亙在兩位主角之間,那是殖民者與被殖民者無可彌補的心理距離。這個委婉卻又強烈的描寫,幾乎使我想起了《印度之旅》……(詹宏志)

聯合報文學大獎|歷屆得主

聯合報文學大獎|歷屆得主

2018|駱以軍

2018|駱以軍

嘲弄不同世代的知識分子,書寫墮落斷裂的世界,表露當今世道的難堪與哀矜。

2017|陳育虹

2017|陳育虹

以即興交融的方式,大膽探索文字、聲讀、音符之間。

2016|吳明益

2016|吳明益

有關默默守護的全新短篇小說;舉重若輕,暖暖環抱的祕密故事。

2015|王定國

2015|王定國

對於喜愛的事物我會偷偷抗拒著,我一直是這樣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