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師兄最真實的沉船心聲

孝子

孝子

這是殘破的靈魂們在此相遇、彼此安慰,
然後有人帶著殘破皮夾離去的故事……

【大師兄毫無掩藏的「沉船」告白】
橘子、櫻桃、西瓜、棗子、荔枝……
悲傷、絕望,摻入初戀的甜蜜與酸澀;訴說著關於寂寞的故事。

 
  一個個小房間,曾經是他逃避現實的出口,
  裡面有他不能講出來的快樂,
  裡頭的他終於不是被命運挑剩的……
  那地方不見容於這世界,
  卻收容著世界不要的悲傷。

  ◆◆◆

  蘋果問:「如果我是你的女朋友,你想要做什麼?」
  從沒談過戀愛的我,臉紅又結巴地說:
  「切切切切……切水果!」

 
  當我好不容易存到錢,要去找蘋果殺鳳梨時,她卻已經離開了,就像其他曾讓我腐爛的生命散發出幸福香氣的水果小姐們,不會再回來。
  莫非真如我兄弟老林說的,切鳳梨的難度太高?
  但是再難,也難不過活著。

  我想到背上有觀音刺像的玫瑰,每幫爸媽還一筆賭債,她也請師傅刺下一筆,夢想著刺青完成時,就能上岸了。命運卻連這小小的希望也不肯給她……
  還有離開了吃軟飯的丈夫、獨力養小孩的香瓜姐。她苦心瞞著女兒工作,女兒有天卻對她說:「媽,你不要再看男人的臉色了。」
  我懷念在小房間和香菇一起吃薑母鴨的快樂。我們兩個人總是在笑,似乎只要一直笑著,門外的世界就有可能變得好一點。

  在大師兄長長的魯蛇人生中,那是他最低潮的時期,但幽暗小房間透出的微光,像是一座燈塔,溫柔接納了在現實沉淪的他。那一個個陰暗空間裡留滯的,都是像他一樣,帶著各自殘破的靈魂……
  有人問他不怕沉船嗎,他反問:「有什麼好怕的?」
  最絕望的時候,什麼都不怕了。

  這是殘破的靈魂們在此相遇、彼此安慰,
  然後有人帶著殘破皮夾離去的故事……

自序|現在的我很快樂

  其實關於寫這本書,我想了很多。

  究竟要不要寫呢?該匿名寫嗎?或是假裝以旁觀者的角度,把所有故事都推給我兄弟老林,變成老林的故事?我真的滿掙扎的。

  但最後還是寫了出來,這是我人生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以前我不想隱藏,現在也不想,以後也不想。

  因為這是一個真實的我。

  ***

  後來的日子,我只有做兩件事情:賺錢和還債。

  沒錯,小房間的那段快樂時光,已經過去了。

  倒也不是不再寂寞,是我太膽小。

  出第一本書後,我家的狗過世了;出第二本書後,阿公走了。出書以後,很多人跟我說,我的文字陪他們走過了句點後的悲傷。在殯儀館看了那麼多生死,很多人以為我可以超脫生死、笑看一切,但失去親人的傷痛卻讓我很清楚,我什麼咖都不是。

  我只是那個害怕失去,又愛哭、膽怯的自己。

  不想做孝子的我,因為沒有太多勇氣,所以還是選擇好好活著、好好還債,好好地扛起肩膀,來撐住該是我面對的責任。

  還完了老媽的錢,再加上寫作的幫助,生活開始好過一些。

  幾年前那個什麼都沒有的我,連夢想都不敢有,只能過一天算一天。當個月光族怕什麼,我只要天天都讓自己過得很快樂。我根本沒有未來,所以我從來不想未來,只是及時行樂。讓自己吃好一點,有個人陪,在暗暗的小房間裡,那就是我的天堂。

  有時我會笑著回想:我摟過橘子,我摟過楊桃,我摟過玫瑰,我摟過香菇,我摟過西瓜,我摟過米香……不對,米香是在夢中。

  她們給了我好開心的夢。

  別人都說我很傻。這樣算傻嗎?我也曾經開心過呀!

  但是夢終究會醒,而日子還是要繼續往前過。三十多歲的我已經沒有那種一號月初、五號月底的勇氣了。

  現在的日子過得不錯,所以我緊緊地抓住那條把自己往上拉的繩子,同時又怕它有一天會斷掉。

  我必須像個大人般活著,為了變得更好而努力喘息著,而不是在那個小房間裡喘息。

  我也懷疑過不沉船的日子是否快樂,直到有天去小房間,發現自己竟然只想著「快點結束,我要回家陪狗玩」!

  以前花錢讓小姐笑,我很快樂;現在買東西給媽媽也很快樂。以前動不動傳訊息給小姐,我很快樂;現在常常打電話給外婆,我也很快樂。以前買好料的給小姐吃,我很快樂;現在買好料給我的狗狗們,我也很快樂。

  我的快樂泉源,早已不在那個小房間裡。

  ***

  「小胖,什麼時候我們再一起去小房間考察呀?」好兄弟老林三不五時會問我。

  我總回答:「不了,我這個月的孝親費還不知道給不給得出來。」

  「你真的變得好掃興,一點都不好玩了。」老林說。

  「小胖哥,你好久沒來約了。真的上岸了呀?還是找到嫂子了?」小姐們的接線生米香也問我。

  我回她說:「上岸了,不玩了。我現在忙到沒時間跟你們家的妹妹談戀愛呢。」

  「不是說好了,這個世界很好玩,我們要一起玩嗎?」

  「這樣講吧……我本來很愛玩網路遊戲,可是有一天開始不再玩了,那時候為了照顧爸爸,所以沒有心力玩遊戲。但後來在你們家花了那麼多錢,我才發現自己不是不喜歡玩遊戲,而是愛上別的遊戲了。現實才是脫離不了的遊戲呀!」我解釋。

  「你說什麼,我聽不懂。好啦,好好過你的生活,發了財要說喔。」

  我問米香:「那你什麼時候要上岸陪我?」

  「呃……先不要。」她很快地拒絕我。

  我哈哈大笑。

  還好她不要,不然脫離單身狗的生活,會不會又像當年沉船了一樣呢?還是不要好了。舒舒服服地過一個黃金單身肥宅的生活不香嗎?

  現在吹冷氣、打電動、不必煩惱任何感情問題的我,真的很快樂。

  ***

  在小房間發生過的事情,遲早會在記憶中漸漸淡去。就像現在的我回想著那段往事,雖然快樂,但終究是回憶。那些水果小姐還記得我嗎?我覺得並不會。

  我的心已經在外面玩過一輪了,是該回家了。畢竟日後會記得你的,就是家人。

  以前賺錢的動力是為了想看水果小姐。現在賺錢的動力,是老媽說這個月怎麼該給的沒給。

  這就是長大後的人生呀!

大家好,我是大師兄

火來了,快跑

火來了,快跑

透過小小的檢視孔看出去,又一具棺木緩緩進爐來。當火噴出,我靜靜地看著火苗越來越大,「如果還能再看這人世最後一眼,你希望見到誰呢?」我暗問。棺木破開,一雙將要熔化的眼睛,死死盯著我……

比句點更悲傷

比句點更悲傷

這邊是殯儀館,不是卡通,不是遊戲,不是連續劇,沒有重來,沒有存檔,不能起死回生。有的是悲哀,有的是早知道,有的是還沒說出口的愛、感謝,以及對不起。   

你好,我是接體員

你好,我是接體員

第一線的接體實錄!台灣葬儀界白幕背後首度曝光!暗黑系幽默美學,集萬千飄點、淚點和沸點於一身,帶給各位滿滿的大平台!你好,我是殯儀館的接體員。我們這裡冰了很多都是比較窮苦的人,或是無名屍跟有名無主的。

寶瓶文化夏日暢銷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