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限量豪華版】馬修‧麥康納燙色簽名+原版彩頁+硬殼精裝書衣

  • 綠燈【馬修‧麥康納限量燙色簽名精裝版】

    綠燈【馬修‧麥康納限量燙色簽名精裝版】

    奧斯卡影帝馬修‧麥康納唯一親筆自傳,一本記錄他的人生與指引的靈魂情書
    「有時為了前進,你得走回頭路。我指的不是回想過往或追逐幻影。我指的是回去看看你的起點,你去過的地方,以及你如何抵達當下。」──馬修‧麥康納,林肯汽車廣告,二○一四年

    你可能看過他在《年少輕狂》中的青澀模樣,也可能愛上他在《賴家王老五》等浪漫喜劇中的深情表現,折服於他《藥命俱樂部》中為戲奉獻一切的精湛演出。你更不可能忘記的,是他的名字──馬修‧麥康納。
    五十歲的他,花了四十二年的時間釐清自己生命中的謎題,三十五年的時間記錄下解答的線索,他想要知道如何當個好人。如何得到想要的東西。如何使生命得到意義。如何更成就自我。他寫下日記,記錄他的成功與悲傷,理解與回憶。他說他書寫,是為了遺忘。
    他曾經炙手可熱,也經歷過無戲可演,他曾被逮捕,同時也拒捕,他曾被性侵,害怕自己會因此而墮入地獄,但他從未因此覺得自己要像是個受害者,他一度天真、邪惡、又憤世嫉俗,卻又對自己與人類的善良、和我們之中的普世價值觀感到深信不疑。 他的人生追尋著綠燈,一個指引他前進的方向,給予他想要事物的肯定。

    而三十五年後的現在,他帶著這些日記,獨自前往沙漠寫下這本書,這是一本相簿,一份紀錄,更是他人生的故事。一本敘述該如何在充斥「不」的世界中得到更多「好」,以及如何認出可能是「不」的「好」。一本關於抓住綠燈、並理解人生中的黃燈與紅燈遲早會轉綠的書。

【內頁預覽】

內容試閱

一九七四年某個星期三夜晚

爸剛下班回家。左胸上寫了「吉姆」的油膩藍色正裝襯衫已被丟進洗衣機中,他則穿著無袖內衣坐在桌邊的主位。他很餓。我哥哥們和我已經吃過晚餐了,媽則把重新加熱過的盤子從烤箱中拿出,並把盤子推到他面前。

「多一點馬鈴薯,親愛的。」他開動時說。

我爸是個高大的男人。六英呎高,兩百六十五磅重,他說這是他的「打架重量。再輕的話,我就會感冒了。」在他四十四歲時的這頓周三晚餐上,那兩百六十五磅重的肉正垂掛在我媽不喜歡的部位。

「你確定要更多馬鈴薯嗎,胖子?」她怒罵道。
我縮在客廳裡的沙發上,並開始感到緊張。
但低著頭的爸安靜地繼續吃飯。
「看看你的肥肚子。好,繼續吃呀,胖子。」她一面叫罵,一面把大量馬鈴薯泥刮到他盤上。
那就是引爆點。砰!爸把餐桌一股腦往天花板翻,並站起身來,開始怒氣沖沖地逼近媽。「該死,凱蒂,我辛苦了一整天,回到家後只想好好吃一頓熱飯。」
問題開始了。我哥哥們曉得,我也清楚。我媽明白狀況,並跑向架在廚房另一側牆上的電話,撥了九一一。
「妳就不能不多管閒事嗎,凱蒂?」他咬牙切齒地低吼,食指指向媽,同時大步跨過廚房。
當他靠近時,媽抓住牆上電話的握把,並用話筒狠狠往他眉間劈下。
爸的鼻子斷了,鮮血四濺。
媽跑到櫥櫃邊,拿出一把十二吋長的主廚刀,接著向他擺出架式。「來呀,胖子!我要把你開腸剖肚!」
他們在廚房中和彼此對峙,媽揮舞著十二吋長的刀,鼻子血淋淋的爸則破口大罵。他從吧台上抓起一瓶半滿的十四盎司亨氏(Heinz)番茄醬,轉開瓶蓋,並像她揮刀一樣揮舞瓶子。
「來呀,胖子!」媽又挑釁他。「我要把你大卸八塊!」 爸的姿勢像個面帶嘲諷的鬥牛士,並開始從罐中往媽的臉和
身體潑灑番茄醬。「幹得好。」他說,一面左右蹦跳。
他往她身上噴灑越多番茄醬,並一再躲過她用主廚刀揮出的劈砍,媽就越生氣。
「幹得真好!」爸嘲諷道,一面在她身上撒出一道新紅痕,一面躲過另一次攻擊。
他們你來我往,直到媽的怒氣轉為疲憊。全身沾滿番茄醬的她把刀子丟到地上,站直身子,並開始擦拭自己的淚水和喘氣。
爸放下亨氏醬瓶,不再站得像個鬥牛士,並用前臂抹去從鼻子滴下的血。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