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書界的奧斯卡獎

一九二一年,美國圖書館協會(American Library Association),簡稱ALA依據梅爾契爾(Frederic Melcher)的建議,創立紐伯瑞獎(Newbery Medal),每年由該協會頒獎給前一年最傑出的童書,作者限定為美國籍或居民。這項獎項是為了紀念十八世紀一位熱心兒童讀物發展的英國出版商兼書商紐伯瑞(John Newbery, 1713-67)而設立的,它是全世界的第一項兒童文學獎,獎項的名稱凸顯了美國圖書館協會成員深具國際觀,就事論事,不以自己國家的名人命名。青少年文學能成為出版界重要的一支,他們的功勞重大。

紐伯瑞獎設立宗旨如下:鼓勵為孩子寫作童書範疇內具有創意的原作;向大眾強調童書的貢獻,與詩歌、戲劇、小說一樣,都應得到同樣的讚賞;給以服務孩童閱讀趣味為終生志業的圖書館員一個機會,去鼓勵在此領域內的優秀創作。

紐伯瑞獎的評選委員多為資深圖書館館員,他們在評選作品時,必須考慮以下的條件:主題或觀念的詮釋、訊息的呈現(包括精確、清晰、有組織)、情節發展、 格刻畫、背景描寫和適當的風格。評選委員決定得獎作品是以其對文學的貢獻為主,主要考量在於文本,插圖、書的設計僅作參考。   

通常每年得到紐伯瑞金獎牌獎(Newbery Medal winner)的只有一名,榮譽獎則不在此限。原先的第二名(或亞軍)獎項(runners-up)在一九七一年改名為榮譽獎(Newbery Honor books)。台灣出版界習慣用金牌獎、銀牌獎來區分這兩項獎項。   

紐伯瑞獎得獎作品為數眾多,每一本作品都是時代的記憶的一部分,不分族群,從多元角度出發,關懷的是青少年成長問題,但不再以少男為主,少女的分量越來越重,性別平權也因此凸顯。這些絢麗炫目作品,透過不同語文的翻譯,給全世界青少年以及家長、教師,帶來閱讀的喜悅,同時也因內容的豐富,撞擊到實際的人生,在喜悅之餘,也給予省思的機會。

一向以頒給文字創作為主的紐伯瑞獎, 期間也有幾次頒發給非純文字創作,如《市場街最後一站》,而《大耳朵超人》則是第一本榮獲紐伯瑞文學獎的圖像小說。2020年傑瑞‧克萊福的圖像小說《新來的同學》,更奪下紐伯瑞金牌獎。

文學就是生活

三部作品,三種迥異的寫作風格。《鯨武士》以主角萬次郎視角出發為主,內容較淺白易讀;《木屋下的守護者》則有多條主線,以優美如詩的文字,表現角色內心的獨白;《月夜仙蹤》採用迷人的中國元素,並以主角敏俐為視角,穿插與劇情發展相關的神話故事,充滿東方氤氳迷濛的氣息。三部作品放在一起,是最好的寫作教學範例,全班共讀之餘,亦可深入進行「手法比較與探討」,讓孩子從劇情之外的角度,精進寫作技巧。

小天下精選3書66折

再見木瓜樹

戰爭,不是歷史上的紀錄,不是新聞裡的報導,而是家的撕裂。
文/菜菜子 兒童閱讀推廣者

2021年八月美軍從阿富汗撤離,喀布爾機場一名女嬰被家人高高舉起,交給鐵絲網另一邊的美軍,所幸,十月他們終於團聚。但多少戰爭,讓家人相聚成了一種奢望,一如1975年,西貢淪陷的那一夜。當長達20年的越戰結束之時,數以萬計的人民也成了孤兒、海上難民,回顧這一段歷史,再觀看當下,兩者時間相距如此遙遠,卻又如此相似,原來,隨著時間的推移,戰爭並無遠去。那麼,在安逸之島的我們是否有感呢?闔上歷史之書,關掉電視新聞,這一切便離我們遠去,不過有一個故事在讀完之後,卻如回音般,在心底回響、共鳴,久久不已。《再見木瓜樹》透過小女孩的觀看,把戰爭的視角拉到一個家庭之中,戰爭之於她,不是政治、內鬥、國際間的角力,而是父親從家中的缺席,也是生活的記憶必須從土地連根拔起的逃離。

如果可以,小女孩金河會問:「為什麼?」越南是家鄉,是從小到大生長的地方,在砲彈落下之前,她也曾像一般孩子擁有美好的童年,在新年時吃糖蓮子和糯米方粽,換上新衣和新褲;新年頭一天不可以掃地,否則會把「幸運」掃出去,不可以潑水,否則會把「喜樂」潑出去。她萬萬沒有想到,有一天她必須拋下這一切,將自己的信仰、習俗、語言,甚至是對父親的記憶留在越南,前往陌生的國境。十歲的金河,如同她家院子裡的木瓜樹,原本滿心期待在自己的土地成長、茁壯,最後卻只能帶走一件長褲、一件短褲、三套內衣褲、兩件襯衫、拖鞋、牙刷、牙膏、肥皂,三塊白米飯糰,以及「一個自由選擇」。為何「自由」不能留在自己的國家?為何「父親」僅剩下一張停格在年輕時的照片,而不是佇立在眼前、可以擁抱的溫暖身軀?

電視機中的總統流下眼淚,一滴不帶真心、醜魚的眼淚,無法匯聚成河,幫助數以萬計的人民坐船逃離砲火的攻擊,「數不清的身軀,擠滿了甲板下的以及甲板上的每寸空間,大家都知道這艘船可能會沉,無法負荷層層堆疊的人群,就像發怒的螞蟻,從瓦解的窩裡,不斷湧出,但是沒有人,狠得下心說出:『「不能再上船了!』」,這就是戰爭。街訪鄰居不能在市場、街道噓寒問暖,卻必須在一艘快沉的船上,共擠一張草蓆,睜著滿眼的恐懼看著彼此,心底想問「為什麼」卻再也問不出口,對人民而言,這就是戰爭。

紐伯瑞文學獎銀獎《再見木瓜樹》是作者的半自傳作品,書寫戰爭之下一位母親的堅毅、一群男孩的勇敢,以及一個小女孩的妥協,這些「人」的故事,讓戰爭不再只是歷史上的一筆紀錄、不是新聞裡的一個報導,而是一個家的撕裂,對你我再真實不過。

更多得獎作品

希蒂一百歲

希蒂一百歲

山月桂

山月桂

兔子山

兔子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