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台灣文學獎金典獎由國立台灣文學館主辦。今年延續不分文類徵獎,小說、散文、新詩、非虛構書寫等作品同台競逐,共235部作品參賽,創歷年新高。

複審委員經歷三天兩夜討論評選30部入圍作品,角逐年度大獎、金典獎、獎勵文學新人的蓓蕾獎。評審團表示:今年參賽作品小說洶湧強勁,主題上有疾病書寫、山林書寫、科幻等面向,作品表現搶眼,並逐漸消融了文類的邊界,呈現後疫情時代文學的新風貌。

在評審委員激烈討論、凝聚高度共識後,2021年臺灣文學獎揭曉,評審團認為,今年獲獎的10部作品最大的特色在於,創作者不僅誠實地面對自己的生命與生活,還連結了社會脈動,與歷史、文化產生對話,用動人的詩、散文、小說與跨越文類的書寫等多元文類作出回應,展現出對臺灣文學的巨大創作能量。蓓蕾新人飽滿又想像力豐富的書寫實力,令人對未來臺灣文學的創作,充滿期待。

2021年臺灣文學獎揭曉,鍾文音《別送》(麥田)榮獲「金典年度大獎」

別送

別送

得獎評語/決審評審 蔣亞妮 撰

鐘文音以這本長篇小說《別送》,書寫了一場鉅製的送別,一場關於女子如何送別母親、送別愛情、送別某種生活形態的旅程。旅程從小島房間,一路來到西藏高原、天葬高台與千年古寺之前。這是一場41萬字的送別,行囊不只是故人與故去,更揣懷著作者稠密纏繞的文字質地和情感。越送越遠,越送越醒,種種出發與抵達的執著,看似被在路上一一放下,就像所有的感情都是從送別,變成一句「別送」。

卻又不是真的放下。

鐘文音像是以這部長篇小說與某種她文學創作的母題告別,母題如母體,那些過往被附加在文學上的女身、女兒書寫,在《別送》裡變形幻化成各種佛經故事、人間愛欲,越抽離越陷溺、越陷溺也更抽離。佛經裡,娑婆世界本就「人欲橫流」,鐘文音的看破,是陷落;文學的光芒,得從深沉的暗中顯。

金典獎

馴羊記

馴羊記

得獎評語/決審評審 李屏瑤 撰

《馴羊記》關於旅者的追尋,在藏地找一隻雪豹,也展開西藏的身世。融合人文、生態、建築、傳說等命題,帶領讀者進行一場高原之旅。故事裡夾著另一個故事——寄名於宇田川慧海的《馴羊記》,於是在《馴羊記》裡又有一篇《馴羊記》,映照過去與現在,那是內裡外翻的手套,西藏裡還有一個消逝的西藏。

如同書中提及,位在拉薩大昭寺的國寶釋迦牟尼佛像。據傳釋迦牟尼在世時,曾經讓工匠依其模樣製作佛像。佛像曾經有三尊,一尊留在印度,後毀於戰火;文成公主帶了兩尊至西藏,被虔誠供奉了千年,其中一尊在文革時被砍成兩段,僅剩一尊。真身已遠,分靈體被削弱,在與不在,以各種方式埋於故事,你看見的,不一定真正看見,看不見的,也不一定不存在。
張愛玲的假髮

張愛玲的假髮

以極不同於既有「張學」的取徑構造了張愛玲的嶄新研究,酣暢淋漓地引領讀者對張愛玲投下最後的目光,是為致敬,亦為禮讚,更是影響台灣文壇整整半世紀以上的張愛玲像一道抛物線般擲在文學研究所激起的熠熠閃光。

間隙:寫給受折磨的你

間隙:寫給受折磨的你

生病,是件隱藏版的禮物。病後這個間隙,偶爾靈光一閃,出現清明的心靈狀態;烏雲有金邊,我告訴自己,學功課的時候又到了。──平路

零度分離

零度分離

探索將「類神經生物」植入人體改變行為模式、與「愛」相關的思索辯證為兩大主軸,敘寫人類(或非人類,或其他物種,或AI)置身於時間洪流中,如何解剖自我與存在的虛妄性。整部小說讀來既是溫柔旖旎,又見深刻荒涼。

老派少女購物路線

老派少女購物路線

愛珠文風的溫潤典雅,固然與家族根柢、薰陶養成有關,然其深邃幽微,則源於今昔對照,悼亡感傷,「母後」是感情結構的關鍵字,往日習焉不察的吃食烹煮,瑣物細節,經過回憶重建,展現普魯斯特式的瞬間,纏綿悠長。……

新寶島

新寶島

二○二四年五月二十日,臺灣新任總統宣誓就職,正式開啟史上第一位原住民總統的新紀元。慶典般的氣氛才稍稍褪去,跨入二十一日午夜時分,由於不知名的原因,臺灣與古巴兩座島嶼的住民發生了大交換。

荒涼糖果店

荒涼糖果店

在生命與死亡過度的地方,假如有一家神秘的糖果店,人們將在此註銷原先的記憶,或者,甚至換上全新的記憶,死亡或重生之旅是否不再令人畏懼?

蓓蕾獎

  • 我長在打開的樹洞(博客來獨家簽名版)

    我長在打開的樹洞(博客來獨家簽名版)

    曾經以為山羌是小鹿斑比,離土返鄉後除草種田打獵殺豬樣樣行,
    尋找跨性別與傳統的線頭,編織哭笑不得又豁達自在的生命書寫。


    程廷Apyang Imiq是花蓮太魯閣族的原住民作家,他生活的支亞干部落有一條名為Rangah Qhuni的支亞干溪,意思是「打開的樹洞」,形容河道突然開闊,就像深邃的洞穴被打開,陽光照射進來的樣貌。他從一個離鄉背井且不太了解自己部落傳統的原住民青年,到返鄉種田打獵,書寫部落歷史和家鄉故事,其身體感知和文字也像打開的樹洞一般寬闊明亮,令人感受到原民文化的絢爛與豐富。

  • 我所去過最遠的地方

    我所去過最遠的地方

    吳明益專文推薦 陳宗暉首部散文集
    這部散文,就是他的「流轉孤島病中書」,是第一本,也會是他以這題材寫作的唯一一本吧。──吳明益

    病毒有害,病毒無辜。細菌有壞有好,我的身體就是看得見與看不見的微生物生態系,健康的生態是河流是海浪,是動態平衡。沒有安穩不變的平衡,時陰時陽是常態。共病生活,追求和諧也挾帶衝突。帶病旅行,生病的人去生病的地方旅行,垃圾也可以生生循環不息。是你們拯救了我,我們彼此拯救,漫漫後病時光,當我還可以寫信報平安,漸漸明白,生病不是命運,生病就是生命。生命是獨一無二的複數。──陳宗暉

2021入圍作品

遠流出版

島之曦

島之曦

歷史和現實,虛構和非虛構,在「島之曦」被奇異地交織起來。
畢竟,當我們回望百年前的啟蒙時刻,不正是希望在此時此刻找到新的啟發?(複選評審 張鐵志 撰)

九歌出版社

山地話╱珊蒂化(限量簽名版)

山地話╱珊蒂化(限量簽名版)

本書書名已點出了核心:關於一個原住民同志的生命書寫,及對既有標籤的顛覆與翻寫。
一本非常好看的成長小傳。(複選評審 張鐵志 撰)

印刻文學

在最好的情況下

在最好的情況下

瘟疫時期我們說故事,故事並不消滅孤獨,而是讓我們在各自的孤獨中,感受到聯繫,以自身承擔及反抗命運。
生命沉浸於閱讀的時刻,都是最好的情況。

Essai源於「Exaguim」,具有判斷、審視、嘗試之意。Essai寫作相對於研究論文、散文,所呈現的思考方式相當不同。不刻意強調客觀、不追求結論,甚至不強調主題;Essai的短小、不完整、斷片、博學,且「永遠正在發展中」等特質,造就許多思想家的經典作品。

舉凡古典的盧梭、帕斯卡、尼采等,或二十世紀的班雅明、羅蘭巴特、卡繆等文學大家均以Essai的形式(或精神)展現思想最精妙美好之處。

24篇並非隨筆的Essais,是寫作者的邊界延展,小說母題的地心探險,無限開放的各種「不可能」的試煉場,引領讀者超越故事之外,一步一步涉入普魯斯特、莒哈絲、卡繆、卡夫卡、塞利納、於斯曼、巴塔耶等文學家的視界,理解作者與作品之間豪邁的生命賭注。
火山口的音樂

火山口的音樂

如火山自深層地心噴向火山口並直上九霄雲天,將內在能量化成漿成灰成塵成煙成音成樂成無乃至無所不在

DV8:私家偵探2

DV8:私家偵探2

循著淡水河口往上溯源,即將颳掀起的是一段隱沒二十年的真相!

婦女生活十一種:劉亮延劇作集

婦女生活十一種:劉亮延劇作集

二十年的創作實踐,四百場劇團旅行,精編十一齣,一本搖擺激動的劇作集

南光

南光

若將一生凝縮為一格底片,你要擷取生命中哪個片段?

春山出版

我們幹過的蠢事

我們幹過的蠢事

很久沒出現如此風趣、幽默的小說,
賀景濱不僅顛覆小說,也用一個接一個的辨證,示範用知識、主義、0與1,
可以寫成那麼好看,令人不時發出會心微笑的小說。(複選評審 張國立 撰)

時報出版

太宰治請留步

太宰治請留步

黃文鉅自承與日本無賴派作家太宰治有極深的共鳴。太宰治的小說無疑是自傳式的私小說,把小說拉到幾乎是散文的地步,任性地流露厭世、自暴自棄的氣息。而黃文鉅則是把散文寫得像私小說,可以字字見血,慘到深處,又讓人懷疑,這不是真的,是小說吧?!

聯經出版

  • 藍屋子(博客來獨家書衣版)

    藍屋子(博客來獨家書衣版)

    小說家蔡素芬,用一千五百個日子打造出文字、結構、節奏,行雲流水之傑作!

    未燒書

    未燒書

    三十年前,一個台灣記者,一個見證者,站在六四現場;三十年後,詩人楊渡,一夜一夜,重回到天安門廣場,徘徊思索,尋找字句,試圖重現時代的餘燼……

大塊文化

情批

是傾訴也是獨白,是自傳也是情書,是自由靈魂也是羈絆。這樣深情款款的書不會消失,會像樹一樣在讀者心中滋長。(複選評審 李依倩 撰)

女子山海

是女性的也是人性的,是生態的也是人情的,是紀實的也是文學的。山海與自然在兩人的經歷與挑戰、夢想與失落間靜靜地發著微光,無所不在。(複選評審 李依倩 撰)

寶瓶文化

  • 成為真正的人(minBunun)

    成為真正的人(minBunun)

    海拔3000多公尺的惡地高山,颱風肆虐、尖銳冰雹轟炸、失溫使人瘋魔,救援隊命懸一線,人人逼近獸。哈魯牧特是救援隊的唯一倖存者,經歷欲望漩渦與內在糾葛絞纏,當他從人間地獄返回,身上背負多名幽靈的他,攜回的是身為一個人的價值。

    貓在之地

    貓在之地

    崔舜華第二本散文集,刻劃一切離聚的傷痛怨咒與暴烈激昂,逝去的碎裂的愛於焉拾遺湊整。生而在世,愛恨加身無可抵禦,於是紋身以痛以咒語,也豢貓拾物以眷戀寄情。然而體內的魔,對愛與美的渴求,未有被鎮壓的一日。

聯合文學

  • 《荒涼糖果店》X《地球之島》限量典藏親簽套組

    《荒涼糖果店》X《地球之島》限量典藏親簽套組

    詩人在文字裡寄託、留下令人牽掛的審美對象,就是《荒涼糖果店》最早先的構想,也是「故事雲」另一個新的實驗。空間是「終極媒體」,因為你(讀者)已經在現場了,不再需要任何媒介,就可以親身接觸、感受這個空間所傳達的訊息。在這裡,詩人布置的空間是一座古城、一間糖果店、一處濱海的庭園。

    秀琴,這個愛笑的女孩

    秀琴,這個愛笑的女孩

    帶領讀者重回臺語電影的黃金年代,懵懂的愛情、飄渺的明星夢、電影工業的殘酷與現實、黑道角頭與戒嚴時期政治力量的權力傾軋,勾勒出一齣生猛的鄉土悲喜劇。底層人物的哀傷與喜樂、卑微又尊嚴的眾生相深刻入微地呈現在字裡行間,黃春明小說中始終不變的仍是對小人物深切的同情與關懷。

衛城出版

1920年佐藤春夫來臺,返日多年後書寫《殖民地之旅》。2020年,作家憑藉佐藤春夫行歷路線,重訪文本意義上的故地。這本書牽引的導覽路線,不單囿於旅行、地域或風土民情,而是一種重新審視島嶼歷史的釋義眼光。作家探入市井街巷,跋涉高山,行歷日月潭、埔里、廬山、霧社等地,鄭重親臨現場,一百年後,臺灣早已脫離殖民,然而後殖民後現代子民又該如何定義自己?

書中後段,林獻堂、佐藤春夫與作家還魂聚頭,再次討論百年前拋出的重要議題:關於殖民與被殖民、同化與平等之複雜關係。若以現今視野審查,諸多古典論述,仍能挹注讀者知悉殖民轉生、暴力橫行的惘惘威脅。整體而言,這是一本梳理自我與臺灣的書籍,跨越時間,背負歷史,脫離殖民者權力位階高低凝視之後,故土終將緩慢成為我們的故土。(複選評審 連明偉 撰)

大田出版

後中期的子女以複雜的心情面對步向死亡的父母,死亡的過程竟如此的沉重,如文中寫的「老去就是失去,卻無法練習老去。老去一來,無法退回」。鍾文音以平實的文字、極其約束的感情寫出陪伴的多層面相與這一系列的短篇小說。

但作者並未與「老去」妥協,其中一篇的女主人翁發出吶喊:
「失去一切,但沒有失去尊嚴與活下去的勇氣。」

我們看見她推著癌末的母親走出禁錮的房間:
「路上有人看著她,第一次看見馬路上有電動床在移動。」

看得清楚這幅畫面,也許那天陽光正烈,也許飄著點小雨,一張突兀的電動床引領讀者走進溫馨的「老去」。

老,是很難寫的題材,太艱深、太忌諱、太難以表達感情,鍾文音卻如計算柴米油鹽般地寫出這段旅程,刻骨銘心。(複選評審 張國立 撰)

黑眼睛文化

  • 她的小舌尖時時救我

    她的小舌尖時時救我

    詩可以出入於殘酷世界、人之常情、脈絡史地、情緒戰場,而不止於此。從香港,到林口,到somewhere over the rainbow。初生嬰兒小舌尖砥礪乳頭,所生出的臨界感,那便是璀璨而真實的,曹疏影的世界。

    如瓢蟲群,於微小的深空駛過——妙想翩翩,好像老底片顯影了新景物。──唐捐

斑馬線文庫

  • 浪花兇惡

    浪花兇惡

    2016年楊牧詩獎首獎,描寫一種身體‧自然‧日常戲劇

    有一種曖昧的清新,難名的疏離──《浪花兇惡》的作者尋找新的語言感覺, 表現「個人私密風景」,其中的優秀作品具有反常、弔詭、企圖原創而「反大 眾」的邊緣姿態,代表「80 後世代」的詩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