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霧中和你說話

在霧中和你說話

有些話,
不是真的一定要被誰聽見,
有時它們只是需要一個能被好好說完的機會。

有時候面對著不可能完成的傳達,我們卻仍執著給予寄望,
那樣的我們,是否只是渴求自己能夠被誰理解?

陳繁齊將自己的作品,想像成了一座森林,裡面有著一個個隱密但能夠輕易進出的樹洞。
有人把想說的話堆成落葉堆放進洞裡、
有人在洞裡擺了鏡子照照自己的模樣、
有人彎身藏了進去,可能至今仍未出來……
或許我們都沒有寄望自己的疑問或想法獲得寬解,我們只是需要有一次機會可以把話講完。對著自己,好好把話講完。

我們真的能夠百分百地理解另外一個人嗎?
預購限量贈送【陳繁齊親簽攝影書衣】,「霧中/霧外」兩款,隨機出貨
作者手寫祝福,親筆簽名,深具珍藏價值,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120磅白牛皮印刷/適用於25開書籍

更多作品

脆弱練習

脆弱練習

陳繁齊第3本詩集
致沒有被光眷顧的那塊黑
以及我的防備


彷彿原本晴朗的生活,忽然就被遠雷驚動了,才發現太過安逸的日子,心沒有裂縫,不會流血,卻也沒辦法讓誰住進。

我們的心總是在柔軟與防衛之間不斷往返,若受了傷,就反射地築起過度的武裝;但舉著武裝的同時,卻又渴求能遇見誰,讓自己卸下身上一片片的盔甲。而防備得久了,就漸漸忘記自己並不是一定要這麼負累地堅持、忘記如何拆解身上的重量。

忘記如何變得脆弱──意思是,忘記怎麼愛了。

《脆弱練習》是爬梳內心的漫長過程,用文字紀錄下一次次情感裡的疼痛、傷口、失望、索求......彷彿是一場龐大而無盡的練習。在練習的過程裡,試著讓自己變得成熟、或真實、或精準、或合適。或者,僅僅是確認自己的平庸。
「就是讓誰看過了心 後來才會覺得孤單」__〈單身II〉
「你閉起眼睛時 我的整個宇宙 都在作夢」__〈擁有〉
「你的天色暗了下來 我終於得以靠近 参與你的陰天」__〈烏雲〉
「昨日今日 把想問你的事 收回來的時候 又老了一些」__〈微不足道〉
< 「有願望的才是星星 有愛戀的才是眼睛」__〈存在〉
風箏落不下來

風箏落不下來

在晴空萬里的青春裡翱翔,
在心動不已的戀情裡高飛,
在離情依依的不捨中徘徊,
現在,26篇想念,好像一次告別,
不管是否幸福,我們都曾那麼義無反顧,與快樂。


創作的盲點,是一個極具殺傷力的敵人,而陳繁齊遇見了這個敵人,又殺死了這個敵人。

他以為散文就是要詳細描述細節,譬如描寫一本書頁就要極盡所能地描述所有細節──折角、破損、泛黃,甚至書名、頁數。但他忽略了這些細節後面是有情感連結的,於是被打掉重練的這一批文字,他重新挖掘躲在文字後面的那些情感。過去大學時封閉狀態中鉅細靡遺描寫細節的盲點,也並非毫無可取,那些過程等於示現了最原始的陳繁齊。

莫名與淚光,任性與純情,在他的筆下,曾經瘋狂和無端情緒,在時間的滾軸中一一「告別」,回望「告別」,雖然教人感傷,卻隱藏著一種不得不記錄的衝動,於是《風箏落不下來》就成了時光中最深刻的印記。

在這本新書裡,讀到很多句子充滿詩意。陳繁齊在兩種文體之間遊走,彷彿詩與散文的距離,被風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