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視暢銷作家 肆一,創作十周年里程碑
───影視化確定!奇幻療癒小說力作───
「你也有想要尋找的記憶嗎?」


如果記憶有氣味,那會是什麼樣的味道?
逝去的人,記憶會託付在何處?

叮鈴鈴───
「聽說這裡可以幫人尋找記憶,是真的嗎?」
每一個傷心的人踏進記憶花店,都會忍不住脫口這樣問道。
如果真有人能幫你找到親友遺失的記憶,你想知道什麼?

城市一處不顯眼的角落佇立著一間花店,除了賣花之外,還經營著一項祕密業務:替人尋找亡者的記憶。

花店店長曹學奕自小母親因意外而去世,多年來,他一直試圖想要拼湊起當年完整的情景。過程中,他意外發現自己透過遺物能聞到記憶、看見過往。在尋找母親記憶的同時,花店也漸漸在人們口中流傳開來,成為名叫「記憶花店」的都市傳說。陸陸續續,傷心的人們紛紛上門委託尋找親友的回憶:那些不告而別的他、來不及道別的她、突然消逝的他⋯⋯

記憶花店,並不是為了尋找亡者的記憶而存在,而是幫活著的人修理記憶。
替沉浸在過去的人,添加了新的記憶,就像是將壞掉的記憶給重新調整修葺。

「人的力氣是有限的,若是用力記住傷心,就會忘了美好的部分。」
那些後悔與來不及、那些再沒機會坦白的話語⋯⋯
心破碎了的人們,心裡頭缺失的那塊碎片,由記憶花店幫你拼湊。

::::::博客來獨家限量版::::::
【透‧深藍書衣】浸潤在一片湛藍中的花朵,引人注目中可見含蓄,凝視其中,彷彿隱隱透出細緻花香,絲絲觸動腦中的記憶……
∥特選凝雪映畫紙印製,無暇呈現花朵花蕊細節,搭配深藍透明PVC,一同穿越迷霧找回記憶∥

獨家手札

如果記憶是能存放在物品上、有味道的,那會是怎樣的一個故事?
文/肆一

「記憶是有味道的嗎?」

這是開始創作《你好,這裡是記憶花店》這本書時,腦海中浮現的第一個問句。就直覺的理解,我們多以為畫面是用觀看的方式,包括浮現在腦海裡的回憶也是,它們有顏色、形狀,以具象的方式呈現著。但會不會其實記憶有更多的可能?儲存的位置不僅限於大腦、而每個人的記憶也都有屬於自己專屬的味道呢?這個疑問,最後成了這本書的核心概念之一。

如果記憶是能存放在物品上、有味道的,那會是怎樣的一個故事?

在2108年時,我寫了《遺憾收納員》一書,那是講述台北車站地下街中,有一處「遺憾招領中心」,可以讓人將物品寄回到過去給已逝去的親友,讓你得以再擁有機會跟他們好好道別、讓他們安心離去的故事,主旨是修補遺憾。

完成這本書兩年後,突然有個念頭跑出腦海:「關於那些被留下來的人,他們又該如何被治癒呢?」於是誕生了《你好,這裡是記憶花店》。故事裡頭描寫了城市裡有一間能夠看到亡者記憶的花店,那些來不及道別的人、突然消逝的人⋯⋯藉由這些記憶的碎片尋找解答,讓還活著的人擁有可以好好生活下去的力量。

...繼續閱讀

書店職人感動推薦

✦人們會因為死亡的未知而感到害怕、無助,會因為傷心而忘記了曾經笑著的日子。肆一新書提醒我們別忘記那些幸福的片刻,以花店的設定透過香味喚起我們對美好日子的回憶,接住每個不安難過的情緒,為自己補充一點生活下去的動力。─博客來華文企劃 安妮



我們到底需不需要記憶,而特別的記憶為何需要特別找回?這本書以隨機殺人案件受害者共同經營的記憶花店為場景,不單幫助需要找尋記憶的人們,也嘗試讓兩個受害者過去的共同記憶得到救贖;不愧是持續寫作了10年的知名作家,每一篇故事都看得到栩栩如生的畫面,也傳達了對特定族群的憐憫,以及只要把握機會修補受傷,就能不再心痛的主題;讀完是滿眶的熱淚和滿懷的感動,是本無法錯過的小說。─大眾書局經理 何宗慧



每個故事都歷歷在目,像發生在我們周遭。多希望真的有這麼一間店,對某個人尚未說完的話、尚未做完的事等,那些遺憾的心都能一個個在這裡被療癒和得到好好的存放。─金石堂出版情報主編 芒果很忙



強烈建議拍成電影或影集,太有畫面感了!!彷彿隨著花香一起進到了那些被遺忘的回憶中。繼遺憾收納員後又一本奇幻又溫暖人心的作品。─誠品書店圖書管理專員 BO



肆一的文字總是能貼切的融入人們心中最柔軟的那一塊。因為存在過,所以能譜寫彼此的記憶。記憶有著味道及溫度,即使生命消逝,停留過的足跡珍貴且永恆。慶幸我們還有時間能將未來過得更好,還有時間盡力彌補心中的缺憾。還能跟所愛的人在匆匆人世間留下彼此。─墊腳石圖書採購 孟儒

作者簡介|肆一

◆華文影視暢銷作家
◆IP影視化,首部電影票房累積近億
◆各國版權競相售出,語言版本包括:簡體中文、泰文、越南文等
◆作品累銷近1,000,000冊

  喜歡電影、旅行、音樂以及文字。
  只能在安靜的地方寫作,寫作是整理自己與跟自己對話的方法。旅行的時候,會刻意走不一樣的道路去抵達同樣的地點。
  長大是一輩子的事,學習肯定自己的不完美、不害怕被討厭、不將傷人的話在心裡放太久,珍惜已發生的人事物。

永遠都要記得,在你覺得沒有選擇的時候,可以選擇自己

一生不長不短,你無需是他人眼中期待的樣子;
成為自己,任何時候都沒有所謂太遲。

奔馳而過兵荒馬亂的成長年歲,在錯過中頻頻回顧、在受傷裡與自己和好,學會對回憶寬容、對自己溫柔,時光荏苒,終於我們成為了自己的想望。

  「後悔了嗎?」他問你。
  「沒有。」辛苦的日子也有過,
  可奇怪的是,你一次都沒有感到後悔。即使是現在。
  漫漫的人生道路上,我們都不是獨自長大。

  迫切地想被喜歡、著急地想被認同,毫無察覺地背負著他人的期許,
  沒替自己完成過什麼的自己,就這樣成年長大了。
  於是也學會開始對日子、對自己不期不待。

  可是人會感到幸福,不單是因為快樂的事情,
  更多的是,在即使覺得辛苦的時刻,仍能感受到幸福。
  而能夠期待自己,就是這樣的東西。

  做自己,或許很難、很辛苦,但終會值得。
  為了將自己過得更好,所以不感到抱歉。

  肆一:「永遠都要記得,在你覺得沒有選擇的時候,可以選擇自己。」

OKAPI特稿


關係救星♥愛情導師:肆一的愛情限時批─關於告白的勇氣

文/肆一
Dear 台北的L:
所謂「勇氣」這種東西,只能從自己內心所長出來的吧。而祕密,則是相反的存在。在愛情裡頭,我們常常犯的錯,就是高估自己的能耐,正如你以為「繼續與對方做朋友」是件再簡單不過的事一般。深深喜歡著一個人,卻只能保持朋友的距離,明知有朝一日她會牽起別人的手、親吻、擁抱對方……允許這些事在眼前發生,保持泰然是很困難的,比起告白後失敗,這甚至更加難受。

肆一:我們終於學會將傷心過得無傷大雅。

文/肆一
「嗨,肆一你好,我是你的讀者,想邀請你來參加我的婚禮。」

在《可不可以,你也剛好喜歡我?》出版的一兩年後,我收到了這樣的一封來信。有點驚訝,但更多的是疑惑。信上的屬名陌生,我並不認識對方,怎麼會邀請一個在現實生活中幾乎算是陌生人的我去參加他的婚禮呢?彷彿是預知我的疑惑,她在信裡寫了理由,來信者是一個女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