涵養孩子內在安定且強大的能量

李崇建認為:過去的傳統教育、當今的另類教育或雙語教育、理念教育,還有諸多的教學策略,認為最終的目的,是培養出幸福、和諧與自在的生命。首本用薩提爾回溯童年冰山,實踐有覺知的教養。

...繼續閱讀

讓生命擁有幸福的能力
文:李崇建

我常跟孩子們相處,最初,是去山中教書,開始帶孩子生活、旅行與討論。離開了山中學校,下山開了寫作班,說故事給孩子聽,引導孩子們寫作,並且陪孩子探索,大量與孩子談話,包括拒學的孩子、挫折的孩子、資優的孩子、有想法的孩子、叛逆的孩子….,我擁有不少回憶,擁有很多美好時光。

當弟妹有了孩子,我常跟他們一起玩,跟他們一同旅行,也陪他們一起讀書,一起討論生活事務,我感覺無比的歡愉。

我感覺自己有能力,陪伴各年齡層的孩子,這期間也陪伴父母,陪伴帶孩子的師長,我感覺自己也願意,然而,這份能力與願意,是逐漸培養而來,並非與生俱來的天分,我從小個性孤僻,常說出不恰當的話。

從陪伴孩子到陪伴大人,讓我理解生命的發展,這些孩子與大人,經歷了什麼樣的歷程?發展成今日的面貌?過去在書中學習的理論,在人的身上獲得驗證,當然,歸納與驗證的方式,都需要敏銳的覺察,盡量不讓自己墮入封閉的系統。

從過去的傳統教育,到近20年的另類教育、雙語教育、理念教育,還有諸多教學策略,各種課室的風景,我認為最終的目的,是培養出幸福、和諧與自在的生命。

當生命擁有了幸福能力,還能擁有創造力、勇氣、耐挫力、智慧、負責任與各種能力,甚至,獲取主流價值看重的財富、名聲、地位、學識、健康與影響力,可能是每個教育者所樂見。

但是我見到很多生命,在教養與教育的過程,忽略了教育最根本的目的,即是建構生命幸福的能力,那是一個人內在的程式。遑論各階層努力的人,不少人的生命狀態,可能不感到幸福,常常被煩躁、恐懼、不安、焦慮與憂鬱包圍,即使不少符合主流價值,各界的「成功」人士,可能也不感到幸福,感覺不到生命價值,可見幸福是一種能力,與外在的條件無關。

當教育的過程看重外在,而忽略了內在的建構,就可能如同本書〈心靈故鄉〉的阿果,阿果在社會中成功,但是內心常感陰鬱,這是我常聽見醫生、律師、會計師與高階主管的狀況,他們都是主流的成功人士。因此我以一個隱喻,描寫阿果跟自己連結,身心體驗到深刻的能量,陰鬱感就此消失不見,其實是我的個人體驗,那股胸口陰鬱的感覺,也是過去我個人的體驗,但過去我是個流浪的人,在主流價值中找不到定位。

當教育者忽略了內在,著重於外在的建構,常常在生命成長期間,引發各種外在的狀態,尤其是曾經的資優生,最常看見的拒學、網癮、憂鬱症等狀態,在我這本書完稿期間,我聽見名校考生失利,成了小飛俠的消息,每每讓人不勝唏噓。滿足了主流價值的人,在走到目標之後呢?這是內在匱乏的原因之一,因為符合主流價值,滿足外在的建構,生命是為了求生存,但內在的能量與涵養,是為了生命存有本身。

很多教育者站在光譜兩端,極力滿足主流價值,或者極力培養內在能量,那麼,能否兩者兼顧呢?

這是一個困難回答的問題,因為不是每一種教育方式,對所有的人一體適用,也很難有一個標準檢驗。

然而,無論滿足外在也好,充沛內在也罷,我認為教育者的應對,是否更多一致與好奇?教育者自身的內在,是否更多穩定和諧?是幫助孩子健康成長的關鍵。

當我進入雨果幼兒園,為雨果培訓教師,建構講座與工作坊,我看見雨果帶來了一個圖像,即是陪伴孩子成長,建構孩子堅實的內在,教師同時也坦誠面對自己,還有雨果建構的課程,讓我感到深以為然。

因此雨果設立實驗機構,準備籌辦小學與中學教育,建構美好的校園環境,引入學思達教學、主題式教學、體驗性的教學方式,也以薩提爾模式導入互動,我便自動請纓培訓教師,期望長期陪伴教師成長,我想看看美好教育的願景。與此同時,我想透過雨果幼兒園,將幼兒教育的面貌,以延伸的視野看成人,書中有很多個案的呈現,與幼兒園的呈現做一對比,俾便讓讀者更清晰看見,為何教育中的應對,會產生那麼大的影響。

這本書的另一作者,是雨果的創辦人林文煌,他將雨果的面貌呈現,由我進行整理與延伸,我們共同成就了《練心》,我非常喜歡這本書,這本書寫出意料之外的面貌,同時達到我認為的好看、實用,以及概念清晰的創作。

這本書中的案例,一大部分是工作坊個案,我很感謝這些夥伴,應允我呈現他們的故事,讓這本書呈現豐富的面貌。另外,這本書的編輯珮雯與翠瑄,她們是書的魔術師,不僅編排了漂亮的排版,也調動了我敘述的次序,讓這本書更活潑靈動,既注重書的外在,也提升了書的內在,特別在此感謝她們。
我們不是要培養完美的小孩,也不期待自己完美無瑕,而是當我們成為一個人,成為一個教育現場的引導者,
要帶出有創造力、耐挫力,與和諧快樂的生命。
美好的教育圖像
文:林文煌

第一次跟阿建接觸,是透過一通電話。

當時我想邀請他,進行薩提爾演講。電話接通之後,那一端傳來這個聲音:「我已經不大演講了,如果你有需要,我幫你推薦適合的人選。」

那時覺得他的聲音,有點疏離,又有點冷漠。但怎麼都想不到,三年不到的時間,我跟阿建彼此熟悉,更一同創作「雨果之心」。現在我們同時出席的場合,阿建都會笑笑地跟大家說:「我學長說我講話冷冷的」。

阿建外表看似冷漠,內心卻溫暖無比。想想他應該如此,有多少人想邀請他演講、諮商,如果每個邀約都答應,他便沒有自己時間了。所以他不做不必要的連結,語言行動釋放出的,也是內心真正的訊息,這是他「內外一致」的表達。

阿建在過去20年時間,曾經幫過很多孩子,也創作一系列教育著作。書裡的案例,很多都與阿建晤談,重整孩子的生圖像,從中帶出教育的面貌,書中大部份以少年、青少年及成人為主。

這次「雨果之心」的主軸,從雨果幼兒園延伸,探討幼兒時期的心理、行為與大人的應對,會有什麼樣的成長面貌?對象也延伸到學齡前,更多幼兒的年齡段,這在阿建過去著作中少見。

幼兒時期的語言、行為、生活經驗與認知,都尚在啟蒙階段,所以與幼兒的對話的難度提高,更需幼教專業考量與技巧。阿建實際進園入班,觀察孩子生活起居與學習,在培訓老師之餘,更對老師進行訪談,瞭解一個個真實的個案。

我與雨果的老師們,神聖看待每個生命故事,將雨果25年的生命故事交給阿建,除了重新審視、反思這些個案之外,也對薩提爾模式有深層的認識。

讓孩子在充滿愛與包容的環境成長,如同在幼兒園陪伴蝸牛散步,用正向好奇讓孩子覺察自己,激發孩子的學習熱情,也培養孩子寬廣的胸襟,讓我在教育的步伐更穩當。

我曾好奇地問阿建,如果孩子從小就接受薩提爾的洗禮,我的意思是父母師長都更一致性,對於孩子更多寬容與愛,那孩子長大之後,冰山就不會如此複雜?

阿建回應說:當大人給與愛與接納,孩子的冰山底層就穩固,能調動生命足夠的資源,來面對所有的挫折與困境,對生命展現更多創造力。

阿建的說法符合我對教育的圖像。

我們不是要培養完美的小孩,也不期待自己完美無瑕,而是當我們成為一個人,成為一個教育現場的引導者,要帶出有創造力、耐挫力,與和諧快樂的生命,能夠更瞭解自己、靠近自己、接納自己、欣賞自己、愛自己,完整地看到生命的全貌,擁有自我意義與價值,活出自由美好的生命,昂然立足於這個世界上。

人的成長過程裡面,不管生理或心靈,一定多多少少會受傷。我們要做的教育模式,不是保證孩子不受傷,也不是確保自己不犯錯,而是時時覺察自己,在教育過程中時刻專注,並且樂於做出改變,用愛陪伴孩子成長,成為一個負責而不自責的人。

累積了二十五年的幼教經驗,並且和學思達、薩提爾有了深刻密切的連結之後,我決定要跨出重要的一步:雨果國際實驗教育機構。

我得到張輝誠與阿建的允諾,還有學思達謝彩凡老師投入,培訓與灌注更多教育人才,從幼兒教育延伸出去,進行小學與中學教育,我看到更明亮的教育藍圖。

這本《練心》,是建立在宏觀的教育實踐,所帶出來的教育圖像,是我與阿建合作的第一步,祈願這樣的面貌與實踐,能滋潤更多美好心靈,培養更多有活力的生命。
共感交流,掌握幸福的關鍵

提升自我覺察能力,並能促進親子間的了解接納,讓家人在互相尊重的氛圍下,發揮各自的長處、發現每個人未開發的力量、調整限制自己成長的盲點、邁向更圓滿的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