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問市間情為何物, 請進,菜市人生場!☜

素不下廚的Y世代女子,卻日日泡在菜市場,只為記下街心市井中,一段段荒誕而真實的奇巧日常與神人怪事。

在市場裡,是「我買菜,故我在」,但蘇凌常是忘了帶錢、揹著相機就進菜場,怡然自得的樣子,讓菜販忍不住要問:
「妳是鎮公所派來的膩?」

最初只是為了覓食走進市場,蘇凌卻被種種荒謬可愛的手寫牌與攤主們吸引,從此,她不在菜市場,就是在前往菜市場的路上。

她在路邊碰上用寶劍挑菜的舊貨商、魚攤遇公雞名為肯德基、中藥房見老闆耍起偃月刀。她在跳蚤市場買了本七〇年代成人寫真集,老闆拍肩表示嘉許:「很好,女生就是要活出自己。」

這什麼魚? 「機掰魚。很多刺,很機掰。」
這什麼菜?「我忘記了。」
老闆妳從哪裡來?「別問愛從哪裡來。」
她咬下芋頭麵包,大姐說很好,慢慢吃,
「麵包就是要吃情調,人生也是。」

《菜場搜神記》書如其名,共蒐羅三十一處菜場,七位市中非常人,五段人仰馬翻的飲食記憶。蘇凌寫下在菜市場所遇之各路神人、各樣怪事,
「此神怪非彼靈異志怪,而是淺見寡識的我看菜市場,以為神,以為怪之事。」


──對談節錄──
☞獨家對談 ☜ 蘇凌 X 《地味手帖》主編董淨瑋
▲當時如何踏入晨市與菜市場,開啟菜市仔觀察人生?這幾年逛了多少市場,有比較印象深刻的市場人事物嗎?

蘇凌:
阿嬤都說我「足好飼」,她做的食物,我一概通吃,北上念大學後,第一天就吃不下學餐美而美,才意識到自己挑食極,一點都不好飼。以前是好命,離家後,好命要自己追求,才走進日日有現做早餐可吃的菜市場。每週來的攤販不同,總要走上一輪才曉得該吃什麼,逛著就很有意思,本來就喜歡各種不經雕琢的幽默、老派之人與事,市場居然是這麼一個集大成的地方,現在回頭想想,食物幾乎只是個引子。

逛了多少市場嗎,調出硬碟,資料夾數顯示為159。

印象最深的部分,先說個朋友遇到的事,有一次她在市場舊貨攤看到人家賣早期色情光碟,買了幾片,結帳時老闆跟她說:「很好!女生就是要活出自己。」——居然被誇獎耶!類似的場景我也遇過,買了幾本復古成人寫真集,被老闆拍肩鼓勵:「沒關係,人海茫茫,到處都是色狼。」大家都比我豁達,實在很羞愧。種種使人感覺非常驚異的語錄,還請大家趕緊翻書笑納!
▲當時怎麼發現「蘇菜日記」,身為時常踏訪地方與出版《地位手帖》的編輯人,覺得「蘇菜日記」的文字和觀點有什麼與眾不同之處?

淨瑋:
認識「蘇菜日記」的年份有些久遠,以致已忘記實際上是經由什麼途徑登上這塊歡快小島,但對當時登島後連滑過往前文直到盡頭,笑岔不絕又不能自己的印象倒非常深刻。看完後第一直覺──「這是個奇人哪」,能將尋常市場以個人眼光看透之、調情之、身體力行之,每則文圖背後都看得出認真走逛的那雙眼睛,和強而有力跳動的冒險心臟。

尤其,喜歡蘇凌選定市場的方式。那是鑽進社區裡、巷弄中和鄉野間而來的,是帶著生活本質拜訪的選擇,而非刻意挑選有特色、有名聲、有好食材等符合報導記錄的主流標準。她就是走進去任何一個市場,認真逛、看見趣味、發生故事,以人和人的互動,回應菜市場存在的理由,及其之於使用者的可及性和常民性;整個過程,跟任何一位喜愛逛市場的人完全一樣,並非預先設好框架、取材修潤,然後發表看法。

這是我最欣賞也認為最該被看見的地方──她讓市場還是市場的原貌和功能,但用極具個人特色的方式讓本來不逛市場的人,想親近、了解更多市場事,這不就是最合理又高竿的轉譯方法?!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