睽違四年,終於盼來陳繁齊詩作品第四號。
《昨日,無人接聽》是陳繁齊內心趨於最終的一次辯證,
面對昨日與錯誤,我們終究無法將它完全撥亂反正,至多是些微改善。

撥一通電話給昨日吧,不必有人接聽,
只為明白那樣的我們,也曾經存在。
  想要撥一通電話給昨天。
  或是,更遙遠的某一天。
  希望接起來的人是自己,
  並且讓我確認,我真的在那裡嗎?
 

睽違四年,陳繁齊推出第四本詩集《昨日,無人接聽》。
在踏入三十歲,詩人所觸動的是關於「記憶」的對話:

「記憶開始慢慢褪色,鏡頭放遠,我看見每一場事件的輪廓,場景像一個個透視的方格體。燈光、氣氛、布景、情節。進行了一些對話。也就有一些對話永遠不會發生。那些話語似乎也慢慢從創作裡隱去,剩下一個動作、一個僅剩的時刻、一種純粹的感受或情緒。」

一場世紀疫情世界自轉大亂,但記憶可能在縫隙中,直到回頭察覺時,內心深深被擊發才恍然。

陳繁齊同樣字句潔白,同樣傷情不悔,但更多是詩人試圖尋找你和我之間的訊號,慢慢調頻,慢慢在詩中求得一些辯證。

雨要停了
此刻你在哪裡
外頭已經沒有任何
需要我們放下
你是否慶幸

新詩選讀

陳繁齊第1-3號詩作品

脆弱練習

脆弱練習

有願望的才是星星
有愛戀的才是眼睛

那些最靠近你的

那些最靠近你的

還不及成為流星
他的願望
已經被實現

 下雨的人

下雨的人

太習慣把你
當成是家
身後的路才越走越長

陳繁齊散文作品

  • 在霧中和你說話

    在霧中和你說話

    陳繁齊將自己的作品,想像成了一座森林,裡面有著一個個隱密但能夠輕易進出的樹洞。我們只是需要有一次機會可以把話講完。對著自己,好好把話講完。

    風箏落不下來

    風箏落不下來

    回望「告別」,雖然教人感傷,卻隱藏著一種不得不記錄的衝動,於是《風箏落不下來》就成了時光中最深刻的印記。

讀詩,選詩

在文字裡卸下偽裝
誠實面對生命裡的迷惘與困惑

幸好我們還有詩

向混亂的生活拋擲,
文字盪起了陣陣漣漪

潘柏霖 ,寫詩寫小說,和其他東西。

任明信 ,十一月生,高雄人。喜歡夢,冬天,遊戲,寫詩,節制地耽溺。

謝知橋 ,寫過詩/教過書/辦過造勢晚會,騙過人/受過傷/談過幾場戀愛 ,讀過書/看過戲/經過幾次輪迴,最後成為這樣的人

生來憂傷

生來憂傷

對不起啊 終究沒能活成更好的人

  〈圓規〉
  有一個人說
  會跟你一起畫下正緣
  但他卻在你心上刺了個孔

   〈虎口〉
  被用來形容
  很危險的地方
  例如馬路
  例如跟你牽手時,碰觸到的那裡
  這些都是我去過
  很危險的地方

追奇 ,寫字是為了拯救自己,或者更幸運地,也拯救他人;雖然到最後,可能誰都拯救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