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對焦


Q.還記得自己十七歲時的樣子(或心情)嗎?可以形容一下他是個怎麼樣的年輕人?

鍾明軒:十七歲是我高二的時候,那時候幾乎都在忙畢業製作和表演的東西,而且當時我有四個節目,經常要留校彩排和練舞,再加上是化妝組的組長,要盯兩三百個學生的妝,簡單來說就是全身心投入表演的時段。
十七歲也是我開始重視「說話」這件事的階段,逐漸意識到已經不能再「想說什麼就說什麼」,因為我在畢業展演時扮演有點像同學和老師的橋樑,所以必須拿捏對老師和對同學不同的說話技巧,也有可能是當時已經開始校外的活動或工作,所以比較有社會意識。
而且,高二的時候我也開始籌備我的單曲(大概準備了一年),那段時間所有的煩惱和不安我都不太敢跟別人說,因為單曲有太多不確定性,也不知道該怎麼說或者向誰說(我籌備出書時也沒有跟家人朋友講),那種心情有點像找不到出口的煩悶感,但也只能自己消化代謝。
當時因為每天身處於那樣的忙碌環境當中,所以不太會去細數自己做了哪些事,但現在從客觀的角度回想,自己當時真的好拚命。
我現在回想,自己真的是個有點喜歡挑戰體制的人,當時我們學校規定學生不能擦口紅,雖然當時我不太會化妝,但還是很想要擦口紅,所以經常跟學校的老師和主任起衝突,雖然基於校規不得已,被老師念的時候會抹掉,但是他們一走我又會擦,學生不都是這樣嗎!

青少年雙週排行

新書暢銷榜TOP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