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對焦

「愛的作用究竟是什麼?」
我們在《少年粉紅》時就能深刻的體會到,很多時刻,光是有愛,也是沒用的。愛無法構成被愛的理由,愛無法直接治癒傷痛。我們開始認識到愛的種種無能為力。無法靠愛抽到想要的卡(要靠錢),無法讓父母從假新聞頻道移開視線,無法阻止人權成為選票數字,更無法讓一座海島就地成為一個國家。當我們把愛從故事中「拯救一切」或「毀滅一切」的神壇中扯下,愛還剩下什麼我們該去追求的理由?
我想,愛是需要行動的,且愛是可以支持行動的。
它也許不會成為問題的最佳解答,甚至多數情況下,我們根本找不到解答,而我們必須不停反問自己,可曾為了愛,做了什麼?
如此微不足道,又至關重要的概念,沒有還太小所以不懂,也沒有太成熟所以來不及的問題。它時刻存在於生活,也許如同柏霖在創作中留下的種種彩蛋,你可能會忽略、可能覺得不具意義,但它因愛而起,只要有人因此覺得出乎意料而驚喜,或願意回頭再刷,我們會不會在不知不覺間就拯救了一點點的愛,也製造了一點點愛?
人皆不甚完美,但願我們都能保持溫柔。